You are here

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中国第一顶级富豪俱乐部”的江湖局

2020年9月21日 

华商看点

01
2020年1月11日,一场被称为“大象的聚会”的中国商界春晚“2020道农会”在北京举行。
作为一场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跨界领袖年度聚会,道农会已经迈过了11个年头。
看看出席晚会的名单:马云、柳传志、牛根生、王中军、雷军、曹国伟、马蔚华、刘永好、梁建章、冯仑,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几乎垄断了各个领域的顶级资源。
在这家超万亿俱乐部中,没有前浪和后浪,只有强者与更强者。
在“生逢其时”的晚会主题下,这些摸爬滚打的企业家们按照规定要自发上台表演节目,可单人,也可组团。
俱乐部主席马云不遑多让,又一次表演了魔术,虽然依旧不怎么专业,但好过之前几届的穿帮。
理事马蔚华和冯仑也紧随其后魔术登场,而自称五音不全的李东生、曹国伟、傅成玉和王文京在粤语版《万里长城永不倒》中唤起台下无数伴唱。
观众里,曾经的理事长柳传志面带笑容地看着这些后辈们的大秀,从不缺席俱乐部活动的牛根生也饶有兴趣地拍着巴掌伴奏。
在这场一年一度的狂欢里,永远穿帮的魔术师马云、唱歌总是跑调的柳传志、喝多后站在桌子上引吭高歌的俞敏洪,都是司空见惯的场面。
无论是情绪的发泄还是性情的洒露,在纵情背后,马云们背后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逐渐露出了冰山一角,庞大帝国浮隐沉现。
02
2006年初,时任《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的刘东华在多次报道企业家之后,萌发了搭建一个属于中国企业家沟通的平台的想法,希望让大佬们有更多的互动和交流,组成个不一样的圈子。
很快,这个想法得到柳传志、张醒生、王健林等20多名商界大佬的积极响应,甚至还邀请到龙永图、吴建民、吴敬琏、张维迎、许小年等外交家、经济学家成为顾问。
2006年11月,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正式成立,俱乐部采取的是理事制,第一届理事长是柳传志。
不同于普通的商会组织,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规模极其庞大,现有理事所领导的企业年营业收入合计达5.26万亿元人民币,员工总人数达229万人,妥妥的中国第一顶级富豪俱乐部。
举个例子,俱乐部出访国外时,一般会有所在国的元首接见,国内考察也都有省级领导陪同。
没办法,这是一群谁也不能小看的“财神爷”。
不过,加入这个圈子并不容易。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都采取理事会制,申请会员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行业前三或者千亿规模的企业创始人;第二,必须热衷慈善和公益事业。
不仅如此,想要成为会员还必须得到现有理事成员的全票通过,有一个人反对都入不了会。而一旦成为会员,不管名声再大,口袋再阔,同样必须严格遵守俱乐部的会规。
就拿日常的出访和接见活动来说,理事会规定出访集合时迟到1分钟罚款100美元,超过五分钟大巴拒载开走,还要另交1000美元罚款。
在这里,各自雄踞地盘的老大们必须遵守俱乐部的规则,否则只能是丢人丢面子。
也正因为如此,在这个时刻被约束的“新国度”里,一个资本守望纵横交错的圈子向上升起。
03
对圈子感受最深的,当属蒙牛的牛根生。
2008年10月,就在北京奥运会结束后不久,与外资投行摩根士丹利赌得火热,急于谋求蒙牛迅猛增长的牛根生忧心忡忡。
由于遭遇三鹿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的信任危机,作为牛奶大户,蒙牛奶粉也被查疑似有三聚氰胺。政府进驻,经销商倒戈,消费者退货,牛根生苦心经营九年的蒙牛声誉毁于一旦,一天赔掉2000万,直接损失20亿。
尽管牛根生将2008年之前生产的乳品全部下架销毁,但跌入深渊的蒙牛已经成了一只待宰割的羔羊,随时可能被外资并购。
在“外资并购”和“信任危机”的内忧外患下,刚满50岁的牛根生泪眼婆娑地向数月前刚刚来蒙牛考察过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诸多好友发出“万言书”求救。
老牛有难,八方支援。时任理事长的柳传志二话没说,不到两天就将2亿元直接打到了老牛基金会的账户上;新东方的俞敏洪随后送上5000万现金;分众传媒的江南春也送去了5000万救急。
不光如此,在一年之后的8月1号,蒙牛成立十周年这天,同为俱乐部理事的中粮集团掌门人宁高宁又给牛根生送来一份大礼:价值60亿元的“红帽子”。
中粮集团宣布,将与厚朴基金投资组建一家新公司(中粮集团持股70%),以港币每股17.6元的价格投资61亿港币,分别向蒙牛认购新股以及向老股东购买现有股份。
而新公司将持有蒙牛扩大后股本的20%,成为蒙牛乳业的第一大股东。就资本市场来看,这是第一例大型国企以市场化手段参与整合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案例。
得到诸多支持的蒙牛勉强挺过难关,牛根生也总算松了口气。
而在这次引资过程中,牛根生背后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愈发响亮。
嗯,有朋友真好,有一群有钱的朋友更好。
对于牛根生来说,俱乐部所给予的,不只是钱,更重要的是资源以及高人的指点。
04
大佬的圈子,不缺利益,也从不缺故事。
2006年,华谊兄弟总裁王中军接到了冯小刚递过来的一个新剧本《集结号》。在冯小刚的设计下,这部场面浩大的战争片,制作均拟邀请来自海内外的一线团队。
此时的华谊,靠着冯式“贺岁片”的以小博大,正在迅速抢占电影市场份额。不过,虽然华谊靠着几部热卖电影赚了些钱,可投资近亿元的《集结号》还是让现金流尚不充裕的华谊兄弟有些捉襟见肘。
但作为企业家俱乐部的理事,王中军并不担心。与马云向来交好的他在听说同是俱乐部理事的华旗资讯总裁冯军赞助了纪录片《大国崛起》一事之后,动起了心思。
在俱乐部的一次活动上,王中军拉住冯军足足说了半个小时剧本的故事。被故事感动的冯军随后不仅掏出数百万赞助,还邀请主演张涵予当品牌代言人,并在品牌宣传中密集宣传该片。
不过,华谊虽然得到了冯军的赞助和支持,但这距离一个亿的小目标还差得远。
关键时候,还是马云点拨了他:“靠赞助不是办法,你得学会资本运作,我们不是还有银行家的会员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王中军随即找到同样是俱乐部理事,时任招商银行行长的马慰华商议贷款拍电影的事情。
虽然招行历史上从没有贷款拍电影的先例,但在王中军的运筹帷幄下,招行最终同意贷款5000万给《集结号》剧组,首开国内银行为影视产业贷款的先河。
2007年,《集结号》内地票房2.7亿,是当时难得高票房的战争片,王中军赚得盆满钵满。
尝到甜头的王中军正志得意满,马云又语重心长地叮嘱“一定要借助资本的力量,资本风生水起后,影视的游戏规则就变了。”
王中军心领神会,多次邀请俱乐部成员去华谊考察交流,推杯换盏之间互诉衷肠。
也是在这一年,华谊股东名单里多了个熟悉的名字:马云。
2009年10月30日,在马云的介绍下,江南春、虞锋和鲁伟鼎等投资人纷纷加盟,华谊兄弟在创业板顺利上市。
而持股1382.4万的马云,占到发行前总股本的10.97%,仅次于王中军和王中磊兄弟。随后,马云通过兑现和减持华谊股票,套现8.44亿元,获利达到200倍。
对于“没有马云,就没有今天的华谊兄弟”的坊间传闻,王中军还有些不服气:“资本市场对我没有本质上的压力,他们是认准我的人”。
不过,他很清楚的是,在资本的集结号中,只有赢家,没有输家。
05
有人说,现在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就是马云的又一个“江南会”。
2006年,就在刘东华联络各界大佬筹备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时,代表互联网行业的马云虽说刚被雅虎以10亿美元价格收购了约40%股份,但无论是年龄还是资历,马云都只能算理事会中的小字辈。
好在马云也不在乎。
因为就在同一年,在紧锣密鼓筹备阿里巴巴香港上市的同时,心灵眼活的马云找来冯根生、郭广昌、沈国军、鲁伟鼎、宋卫平、丁磊、陈天桥,八位浙商悄悄组建了一个“江南会”(见往期《江南会顶级浙商沉浮录 | 江湖事》)。
风水轮流转。
2017年,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王健林、王石、俞敏洪、李书福等传统行业的大佬几乎全部退出了企业家俱乐部。传言,不少人退出时情绪极大,还一度拍了桌子。
而这,和接替柳传志执掌俱乐部的马主席脱不了干系。
做事从不循规蹈矩的马云在上任之后,不仅筹划着将理事会60人的上限改为100人,还放出话要将一些“没落贵族”清理出俱乐部。
很明显,马主席并不想只是做个慈祥的“大家长”,而更希望成为中国商业领袖中的“带头大哥”。
新人要出头,元老自然不买账,最后也只能落了个一哄而散。
大刀阔斧改革的马主席,也直言不讳地表示:不指望任何人都喜欢我,习惯了。
此时的马云,已经不再是当年坐在角落里的小辈,在阿里帝国的支撑下,踏步江湖之间,花名“风清扬”的马云已然一枝独秀。
06
伴随着杀伐决断,一切也走向过眼云烟。
2019年10月,马云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宣布“退休”,身价早过千亿的他终于可以大大方方说“自己对钱不感兴趣”。
而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俱乐部的成员却乐此不疲,满怀期待地奔向资本市场。
遗憾的是,资本市场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美,早先上市后意气风发的各位理事仿佛一个个陷入到资本魔咒,进退维谷。
曾得到众人救助的牛根生在辞去董事会主席之后再次复出,虽然对蒙牛当前利润持续下跌的境况只字不提,却也挽救不了蒙牛的名声和颓局。
而曾经多次出手相助的盟主柳传志,估计也想不到曾经作为业内老大的联想,如今居然需要帮扶才能维持生计。
截止2020年7月,联想连续15个季度亏损,负债率近90%。联想总裁杨元庆表示,希望政府出台促进消费的扶持补贴,把个人电脑作为战略必需品。
而高调宣布打造中国娱乐帝国的王中军,在被传出过于冒进的资本扩张计划导致资金链断裂,以及影视寒潮之后,华谊的债务积压越来越大,质押股权越来越频繁。甚至一度要靠卖房卖藏品来填补亏空,只能一心指望新上映的《八佰》再次翻盘。
即便是俱乐部里曾经风头无二的房产、服装和投资集团如今日子也不好过。
SOHO中国的潘石屹在接连甩卖中国资产之后,如今只剩下一个微博帐号。新希望集团的刘永好负债近800亿,最近刚募集的百亿融资中有90亿要用于偿债。“不走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周成建亏损严重,几乎无路可走。而复星的郭广昌在经过短时间的“失踪”后,一改曾经的高调也沉默了许多。
当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大潮翻腾时,自顾不暇的同行人哪里还顾得上守望相助。
不过,有人哭,也就有人笑。前人退场,后人上位。
深情款款的雷军在期待着下一个十年,而恒大的许家印则转身变成一头新的大象。
时间拨回到今年的“道农会”,马云说了这样一句话:“除了我们感恩时代,还要敬畏时代,顺应时代,更重要的是去创造时代,这样才有生逢其时的感觉。”
浪花跟着大潮涌动,分分合合之间,只有变,没有停。
这就是江湖。
图文来源:人生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