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军旅琐忆】牧仁||炮兵股长姜喜凤

炮兵股长姜喜凤

牧  仁

        1979年元旦过后,在408团直属炮兵连,送走了抽调上前线的19名老战友,当了不到半年排长的我,被选调到团司令部炮兵股当参谋。

        能这么快就进团机关是我没有想到的。除了我是团炮兵指挥班侦察兵出身,没有其他的优势,只是赶上了这个好机遇。当然,我要感谢入伍后就一直抚育我成长的408团直属炮兵连,以及这个老连队的连首长们。王义臣连长、刘志柏连长、黄克玉指导员(已故)、刘国兴指导员、刘洪山付连长等都是我的仁兄师长。在他们身上,我学到了一生受用的东西。

        这里还有一位重要的首长,是我到团机关的伯乐,也是我军旅生涯中最重要的,可亲可敬的一位老兄,他就是当时408团炮兵股长姜喜凤(2003年已故)。

        姜喜凤,1965年入伍,辽宁省凤城县人。一米七八的个头,身板挺拔魁梧结实,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一脸的喜庆。因为好喝酒,人缘也非常好。我入伍的时候,他是炮兵参谋,后来当过团司令部作训股股长。因为炮兵是他的本行,部队扩编后,他又改为炮兵股长。我在团炮连指挥班经常有业务训练,炮兵股首长自然就经常接触,了解的多了也就熟悉了。除了首长关系,也有东北老乡的情结。

        记得我当指挥班长,带领全班到炮兵团二营参加业务训练时,炮兵团二营的曹营长(后来是团参谋长、副团长。也是东北人,高大帅气耿直爽快,与姜股长是老乡)当着我的面说,老姜,把你的指挥班长给我得了,这一年都在我这吃住,小伙子也机灵精神,带兵有方,给我算了。姜股长就憨厚地笑着说,你喜欢我舍不得。我团里直属的小炮就这么一个指挥班长,你要去了我不就亏了。你们大炮人才有的是,别给我开玩笑了。

        可见他们的关系很铁。我当然干的也不算孬。这方面后来成为炮兵团参谋长的王宾老兄,炮兵团团长的老乡甄子文、136师炮兵科科长的张忠都有耳闻。

        我到了团司令部炮兵股没有多久,那场历史上难忘的中越自卫还击作战就打响了。当时在团办公楼的东侧菜地,挖了一个大长条坑,上面架上棚子就是临时的防震棚和地下作战值班室。司令部各股的参谋轮流在这里值班。那天(1979年2月16日)晚,正是我在作战值班室值班。云南、广西前线两个方向的攻击准备已经完毕。师作战值班室要求各团坚守岗位,随时接收通报。17日晨攻击开始后,是一个小时通报一次。我紧张小心地做着记录,同时整理出早上要向首长们汇报的电文。

        那时司令部值班是早八点交接班。我交接班完毕后,时任参谋长的韩永录(后在济南军区副参谋长岗位退休、少将军衔),就通知主要首长及司令部全体人员集中到司令部作战室,听取中越前线的战况通报。我按照首长的要求,将昨夜今晨的所有通报战果进展状况汇报给大家。这是第一次实战战况通报,有点紧张又有些自豪。虽然没在实战现场,也是一个很好的练兵机会。我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姜股长自然也很满意,这个新参谋没有给他丢脸。

        在司令部当参谋期间,一个重大的练兵活动让我赶上了,这就是1980年下半年至1981年上半年,大约近一年的时间,由济南军区作战部赋予46军136师和67军200师组成红蓝两军在沙盘上快速模拟作战推演。具体说就是由上级从防区范围内任意抽出一张地图,假设双方在此进行战斗,红蓝两军要快速地堆出沙盘,按图依沙盘标绘作战想定,火力的配置地域等。双方背对背展开模拟实兵推演。我们扮演红方,200师模拟蓝军。由于要求时间速度,人员也要业务熟练精干,团首长就在各股选定十几个年轻的参谋,来完成这项任务。这时我的排长,后来的团炮连副连长刘洪山,早于我调到了炮兵股任参谋。(炮兵股编制两名参谋)。我们同住一个宿舍,一起生活了两年多,能和老连队的老领导在一起,这也是很幸运的。我们一起参加这个训练。

        由于中越自卫反击作战带来的训练模式和效应,是当时部队的写照和探讨的方向。我们从团里到师里,再由师里军里到军区转换着集中训练。在军区的推演中,总部作战部门也有首长观看。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军区摆设沙盘完毕后,直接聆听张峰副司令员(原38军老军长,已故)讲战例战法,老将军的神采至今还历历在目。

        在姜喜凤的炮兵股,还有一次重大的演习,让我至今难忘。那是79年底一次全团机关带实兵的拉练演习。我当时还没有完全胜任参谋角色,在拟写战斗文书标图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没有进行业务培训,炮兵火力配置图标绘的不大合格和规范,题图书写也成了大问题。当其他股的参谋都去看电影了,我还在紧张地忙活中。姜股长也没有去看电影,而是和我一起研究构图配置画线写标题,耐心的引导我这个司令部的新兵,这让我深受感动,至今记忆犹新,不能忘怀。

        当参谋期间给姜股长添彩的事儿,是我给司令部的一位参谋当新婚司仪。当时我是个20多点的毛头小伙儿,刚谈恋爱,根本不熟悉这件事。可是当韩永录参谋长点名让我来当这个司仪时,只有服从没有条件可讲。那时也没有婚庆公司主持人,也没有网络提供现成的样本。我就把见过的记忆搜索出来,把婚礼的程序简单地汇拢,又和几个年轻的参谋参谋了一阵子。把个本来没有准备的婚礼,整的热热闹闹。两个新人也开心快乐,受到了首长的好评,也让姜股长高兴了一回。

        时间真快,一晃我在姜股长手下当参谋已经两年多了。姜股长因年龄的原因,未能在得到提升,1981年确定转业了。老排长刘洪山参谋提升为炮兵股长。七月我也由炮兵股调到团二营机炮连任副连长。

        和姜喜凤股长相处的这两年,我深受他的关爱和以身作则的教诲,我时常回忆起这段难忘的时光。姜股长转业后回到辽宁铁岭西丰县,安置在一个物资公司当经理。那时还是国企,他兢兢业业干的不错。未料改革的大潮很快将国企冲垮,变为私有。他也因年龄等原因就此下岗,回到铁岭居住。自从在408团与姜股长分别,我上军校毕业调出济南军区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2003年三月我退休了。在我们分别了23年后,有机会去铁岭看望姜股长。这是一次再也抹不去记忆的相聚,姜股长老了。虽然精神蛮好,但身体状态已不如从前。那些年,由于东北国企下马,当年的”辽老大”沦落了,成了过去。他的工资每月只有600多元,他有三个儿子,后面是一对”双儿”,现在都到了工作和结婚的年龄。他的压力可想而知,好在嫂子李大姐人很能干,在部队随军时就很出色,生活在艰难中有了照应。这次相见,我还见到了在司令部时的几位参谋老兄。陆忠玉股长,王庆义、高连吉等老兄老战友。相聚心情自不待言,我为老股长祝福着也耽心着。

        世间的事有时真的难以预料,刚刚联系上团聚了一次,意外就发生了。当年的七月份,我接到了通信股长陆忠玉的电话,告知姜股长不幸病逝的消息。这不亚于晴天霹雳!好好的老兄突然说走就走了,扔下一大家子人……我说去送送老股长吧,嫂子和陆股长都说,这可不是近道啊,再说人已经没了,你送他也来不及。就这样,我只好寄托哀思,把心意送给嫂子请她节哀,却未能送老股长最后一程,至今留有深深的遗憾。

        17年过去了,姜喜凤股长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可见,想起来心痛流泪。更可惜的是现在我手头找不到他的照片,以前在408团的合影以及团聚时的照片都在承德的家中。这篇小文没有照片,又平添了更大的遗憾!这是我在408团司令部难忘的经历。姜喜凤股长,是我遇到的一个好领导,好老兄好人……

——2020.8.21草于大亚湾

 【作者简介】

        牧仁,蒙古族,曾用名任志华。1956.2.生于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察尔森。1974年入伍,2003年退役。中共党员。解放军陆军参谋学院本科学历。两次荣立三等功。自由撰稿人。现居住地深圳市。

服役期间和退役后,策划组织实施了省市,全国性多个大型文化体育创意活动。获得多项组织实施大奖。诗歌散文等作品多次获奖。

近期代表作有《草原额吉都贵玛》、《梦伊春》、《告慰妈妈》、《诗染塞罕坝》、《天下第一聚》、《记住这一刻》、《秋思洮儿河》等

 图文来源:军旅原创文学

《华商人物网》投稿信箱:hsrww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