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一家味精工厂,卡住了全世界芯片企业

华商参考

在这个可爱的熊猫瓶子里,装的是日本著名食品企业“味之素”的起家产品。或许中文世界不知道“味之素”的含义,但如果说这个名字的前身,则都会恍然大悟——味精。

1908年,东京帝国大学理学部化学教授池田菊苗,在海带汤中提取出了一种鲜美的调味料,后人才知道其主要成分为谷氨酸钠。

而池田教授称呼这种味道时自创的词汇“うま味”(发音:UMAMI,意为美味),已经成为了国际通用词汇。
随后神奈川县的企业家铃木三郎,辗转得知了池田教授的研究成果。在取得许可后,于第二年开始将这种调味料商品化,并称其为“味精”。后来在登录商标时,使用了“味之素”的名字,意为“风味之精华”。

如今,创业近百年的味之素集团,已经是每年销售额1兆1000亿日元的东证一部上市企业。

你可能会问,如果没有这家企业,可能全世界都要推迟很多年才能吃上味精,但这和玩不上PS5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

味之素不只是个食品商,还是世界第一的氨基酸生产商。在食品、饲料、医药用等氨基酸市场中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市场占有率。味之素集团在全球27个生产基地生产了近20种氨基酸。

氨基酸是一种应用面非常广的物质,无论在食用、药用、营养学甚至化妆领域都能大显身手。但今天我们不谈味之素公司在其它领域的布局。只说一件事——应用于电子领域的新型材料。

1970年,这名叫竹内光二的年轻人入职了味之素公司。他入职后,被分配去研究制作味精时产生的那些副产物有什么用。

随后他发现,制作味精时的副产物,可以做出拥有极高绝缘性的树脂类合成素材。
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呢?竹内将视线放在了计算机业界。
在计算机中,最核心的部件被称为CPU(中央处理器),随着CPU的越来越高速化和集成化,其内部纳米级的线路,需要与外部毫米级的线路进行对接。但由于体积和空间有限,不可能铺开拉平占用很大面积,必须采用类似多层盖楼一样的安装方式,在尽可能小的立体空间中,把这些密密麻麻的线安排开——

中间那些不规则的连接,就是CPU与外部传输数据的通路,这些线路既小又密,互相既需要绝缘,还会产生很大热量。处理起来并非易事。

因此,当时的计算机业界,处理这个办法就是涂液体的绝缘物质,等干透后,再继续下一步工序。非常麻烦耗时,且极易出错。

竹内想到了一个办法,将制作味精的副产物,通过工艺改进,变成薄膜状。这样不仅形态自如,可以随意承接无数种电路组合,而且耐热绝缘,最关键的是非常容易安装,和涂液体比起来简直就不耗时间了。
随后,竹内拿着这个称为ABF(Ajinomoto Build-up Film:味之素堆积膜)的产品,前往了某家著名电子产品制造商寻求合作。在进入对方公司登记时,警卫看了看他们的名片说:味之素公司的?那你们走错了吧,去食堂的话在那边的楼上哟……
但随后,世界上各家知名芯片制造商接连被这家味精公司的绝缘膜所折服。现在,基本上全世界100%的电脑中,都在使用味之素公司的产品——

可以说,如果没有味之素的ABF,无论苹果、高通、三星,无论PlayStation 5还是Xbox Series X,无论手机、电脑、汽车还是AI、5G芯片,几乎统统无法制造。再好的芯片,也无法封装完成。

于是,此前有多家媒体报道,自2020年秋季开始,台积电的ABF存货就不足了。而味之素的ABF供应似乎也出了不明问题,有产业链人士透露,ABF的交付周期已经长达30周。这就导致PS5等游戏机,甚至所有高端硬件都出现的供应紧张。而媒体Digitimes的预测更是令人担忧:可能2021年,ABF的供应依然会不足。
也就是说,一家日本味精公司,卡住了几乎全世界半导体产业……总有人说日本失去了移动互联网的机遇,但现实是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再快,也不能失去日本。

目前,味之素公司尚未正式回应这一市场传言,但也并未否定。只是强调“供应不足的报道并非由本社发出”,“欢迎媒体来采访”。

其实,日本类似这样的公司和产品还有很多。比如枥木县的AeroEdge,这是家同时给空客和波音的飞机发动机提供涡轮叶片的公司,全世界能做到这点的企业,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再比如日本生产的部分特殊钢材、特殊容器以及机床设备等……有许多在大众认知中并不出名,规模也不算巨大的中小型日本企业,在很多普通人所不了解的细微之处,卡住了整条产业链的脖子。

这些企业融不了什么大钱,上不了什么头条,没啥热点话题,也得不到啥领导人接见。但行业中无人敢轻视,更无法绕开。
话说回来,你该明白,为什么这家靠卖味精创业起家的公司,现在每年销售额有1.1兆多日元了吧?

图文来源:
纵横日本(ID:zhrb2019)
作者:纵横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