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中草药之乡——盱眙

作者:倪泳

  提起江苏省盱眙县,人们立刻就会想到美味的小龙虾,盱眙小龙虾的成名离不开其调料“十三香”,“十三香”是用当地特有的野生中草药配制而成,其中不止十三个品种,而有三十多种,配制这种调料的方式也很复杂,是其他地方学不来也做不出的,这也造就了盱眙小龙虾鲜香麻辣的独特口味。我在盱眙出生,1988年才离开盱眙,在我的记忆中,当时小龙虾很便宜,吃的人也不多,仅过了十多年,在2000年左右,当地人将中草药与小龙虾结合起来进行烹饪,“寓药于食”,既将药物作为食物,又将食物赋以药用,使原来不登大雅之堂的小龙虾成为盱眙具有代表性的美食,并风靡大江南北,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经济产业,可以说当地盛产的中草药起了关键的作用。

盱眙别称“都梁”与中草药有关

  自东汉起,都梁便成了盱眙的别称。而这一别称的来历与一味中草药——都梁香草有关,都梁香草又名泽兰、都梁香,为多年生草本植物,含精油与香豆素。全草药用,可治流感。晋代伏滔《北征记》说都梁山上“有都梁香草,因以为名。” 伏滔是东晋初年史学家,曾任大司马恒温的参军,随恒温北征袁真,到过寿阳、盱眙。他到过盱眙都梁山,见到过都梁香草,并探知都梁山是以都梁香草而得名的。明朝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说:“又临淮盱眙县亦有都梁山,产此香。兰乃香草,能辟不祥。陆玑诗疏言:郑俗,三月男女秉简于水际,以自祓除。”

  自唐宋以来,每到春夏交替时节,当地人采都梁香草用来除烦安神、避秽驱蚊、清热解毒、提神醒脑,起到防病治病的作用。不仅如此,都梁香草还是青年男女爱情的信物,双方相中以后往往会互赠都梁香草,古诗有“都梁香草美人来”的名句。

 

都梁香草(图片来自网络)

  宋代以后,人们对“都梁香草”有了更深的认识。《吴普本草》、李当之《药录》、苏颂《本草图经》等著作均认为“都梁香草”就是兰花的一种:泽兰,这一观点其后一直为历代《本草》著作所沿用。所以“都梁香草”除了其特殊的药用价值外,也是盱眙的象征,有很深的文化内涵。

  北宋名医杨介还将其创制的药丸命名为“都梁丸”。杨介,字吉老,又字克一,北宋泗州(今江苏盱眙)人,出身于世医家庭。杨介自幼聪明,举孝廉不就,立志学医,悬壶济世,成为一代名医。《本草纲目》“草部”卷十四《草之三•白芷》引宋代王璆《是斋百一选方》中说:王定国病风头痛,至都梁求名医杨介治之,连进三丸,即时病失。恳求其方,则用香白芷一味,洗晒为末,炼蜜丸弹子大,每嚼一丸,以茶清或荆芥汤化下。此药初无名,王曰:是药处自都名人,可名都梁丸也。“都梁丸”对头风眩运、女人胎前产后、伤风头痛、血风头痛皆有效果,至今依然是常用中成药。

野生中草药品种和产量居江苏首位

  盱眙地处江淮平原中东部,大别山余脉逶迤其间,北亚热带与暖温带气候在此过渡,寒温适宜,阳光充足,环境污染少,非常适宜中草药生长,出产蜈蚣、灵芝、黄精、猫爪草等珍稀名贵药材,地道药材有野马追、桔梗、辛夷、丹参、柴胡、白头翁、知母、芫花、半枝莲、夏枯草、龙胆草、百部、酸枣仁、茵陈等百余种。独特的地理条件使盱眙成为江苏野生品种最多、产量最大的中药材基地,1984年秋到1985年春全县普查发现有药材780种,分为172个科,197属,其中植物药材738种,动物药材42种,野生药材总蕴藏量为2600万公斤。

         1986年4月出版的《淮阴农业名特优产品集锦》一书中,曾对盱眙部分中药材进行过介绍,其中提及桔梗和蜈蚣。

 

1986年出版的《淮阴农业名特优产品集锦》

        桔梗属桔梗科,是盱眙传统中药材。入药部分为根部,呈圆柱形,表面黄白色,纵皱深,断面不平呈菊纹。野生于丘岗、山区草丛中,喜温、耐旱、忌水。

  光绪版盱眙县志记载:都梁山……出桔梗……等药,尤以古城所产桔梗更具特色,以其色白、枝大、味苦、质优而号称“古桔梗”,负有盛名。桔梗性苦、辛、平,具有宣肺、祛痰、排脓作用,可治咳嗽痰多、扁桃体炎、肺脓肿等疾病。盱眙桔梗均属野生,六十年代中药普查蕴藏量极为丰富,最高年收购量达10万斤以上。

  盱眙蜈蚣为大蜈蚣科的节肢动物,称少棘红头蜈蚣,又名百足,有熄风、止痉、解毒之功能。盱眙蜈蚣早在春秋时期即享有盛名,其蕴藏量非常丰富,仅1977年收购量就达2700斤、200万条之多。盱眙蜈蚣头红、背黑、体格雄健;体长一般可达10-15公分,一直以质优量多而畅销国内外,为中药材中极其紧俏之品,被誉为盱眙“山宝”。

采草药是孩子们接触大自然的“第一课”

        过去许多孩子利用假期采集中草药,挣钱交学费,以减轻家里的负担,这也算是接触大自然的“第一课”吧!

        有一位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三河农场生活过的朋友告诉我,当时农场有很多半人深的沟渠纵横交错,沟边长满了叫做紫穗槐的藤条状灌木,具有祛湿消肿的作用,其种籽可以卖钱,大约2——3角钱一斤,有一次他采集了约20斤,卖了五元钱,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槐树也四处可见,槐树叶清肝泻火、凉血解毒、燥湿杀虫,有的孩子采摘槐树叶,奔波十几公里运到县城卖给药材公司。在场部一些零散田块还种有蓖麻,蓖麻籽有消肿拔毒,泻下通滞的功效。

  我的同学陈宇新回忆,1979年夏天,盱眙制药厂在全县各地大量收购蟾蜍(即癞蛤蟆)取浆做制药原料,他当时年仅11岁,家住在三河农场一区,这里靠近洪泽湖,河沟里蟾蜍很多,大人小孩一起上阵,在田间地头捕捉蟾蜍,捉住后就放进小麻袋或较深的柳筐里,有的人还用细麻绳将蟾蜍的腿拴住,防止其跑掉,然后送到专门的收购点。小孩子们都兴高采烈,最为积极,因为这不仅有趣而且能赚点零花钱。

        我上小学时,有一年暑假到住在县交通局院内的同学刘玉武家玩,曾陪他一起去山上去捉蜈蚣,捉蜈蚣要带三样东西:一头绑了针的筷子;一个铁耙子;一个盐水瓶子。先用铁耙子耙开碎石堆,一般蜈蚣喜欢藏身这种地方,看见蜈蚣后用筷子针戳中其头部,然后放进盐水瓶里。回去后用开水将蜈蚣烫死,再用大头针将其头尾两端拉直后钉在木板上,晒干后就可以卖给药材公司了。

        蜈蚣喜闻鸡骨头、鸡毛等散发出的腥味,有人利用这个特点进行诱捕,当蜈蚣聚集其中后,可以轻松地收获数量较多的蜈蚣。胆大者捕捉时直接用手摁住蜈蚣的头部,将其捏住,掰掉蜈蚣头部的两个毒牙,将大蜈蚣放在手掌上随意盘玩。

  夏天漫山遍野都长着覆盆子,这是一种蔷薇科悬钩子属的木本植物,植株的枝干上长有倒钩刺,果实很像我们吃的草莓,只不过要小许多,因此我起初将其称作“野草莓”,成熟的时候果实酸酸甜甜的,很好吃。鲁迅先生在他著名的《百草园与三味书屋》一文中写道:“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从文中的描述来看,“野草莓”不就是覆盆子吗?

 

覆盆子(图片来自网络)

        当时我痴迷于苏联小说,尤其爱看前苏联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阿尔卡蒂·彼得洛维奇·盖达尔的《学校》、《远方》等小说,其中提到森林里长有许多覆盆子,起先我不知道覆盆子是什么,感到很神秘,心向往之,发现覆盆子就是“野草莓”后,真是又惊又喜,后来,我又得知覆盆子还有个名称叫红莓, “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 没错,那首著名的前苏联歌曲《红莓花儿开》中提到的“红莓”就是覆盆子。

   覆盆子植物可入药,有多种药物价值,其果实有补肾壮阳的作用。覆盆子油属于不饱和脂肪酸,可促进前列腺分泌荷尔蒙。被称作“古今种子第一方”的著名补肾良方“五子衍宗丸”就使用了覆盆子。

        山上还有许多高大的梧桐树,秋天梧桐叶上的梧桐子成熟了,将其采摘后在铁锅里炒熟,香脆不亚于葵花籽,是孩子们在那个年代不可多得的零食。而梧桐子也可药用,有顺气、和胃、消食的功效。

        直到现在,种植和采集中草药仍是当地农民一个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有许多人甚至靠此为生。

当地流传着许多相关的民间传说

          当地还流传着不少与中草药有关的民间传说,如旨云洞的故事。

   盱眙县仇集镇境内有座老虎山,老虎山海拔虽不高,但南坡陡峻,北坡和缓,山势险要,很像一只奔腾的猛虎,因而被当地人称为老虎山,老虎山的北坡有一个旨云洞。

 

老虎山旨云洞(图片来自网络)

        据《盱眙县志》记载,五代十国期间,后周初建时,柴荣奉义父(姑父)太宗郭威之命,率兵攻打南唐。兵败后退入老虎山,正值盛夏酷暑,天气炎热,一无粮草,二无医药,许多将士和战马都病倒在老虎山。柴荣也染上疾病,感到头晕目眩,喉咙疼痛,浑身似火烤一般,有气无力地躺在老虎山的紫云洞中。

        接下来有两种传说:一说:老虎山下一位白发苍苍老人听说山上柴将军病得奄奄一息,便上山挖了一把开白花的药草,熬了一碗汤药,灌进柴荣嘴里。柴荣喝了汤药后,顿时感到浑身轻松,一觉醒来,头不晕了,喉咙不疼了,浑身也不发烧了,病愈了。柴荣喜出望外,跪谢老人,并立即发动全体将士,按照老人的指点,挖救命草熬药给生病的将士和病马喝,很快治好了生病的将士和病马后。

        另一说:柴荣病倒后进入梦乡,梦见一位白发苍苍老人拿着一棵药草,熬了一碗汤药,灌进柴荣嘴里。柴荣喝了汤药后,顿时感到浑身轻松,一觉醒来,头不晕了,喉咙不疼了,浑身也不发烧了,病愈了。柴荣起身后,发现山洞旁一片野草长得与他梦中老人拿的药草一样,顿时喜出望外,立即发动全体将士挖草药熬汤药,给生病的将士和病马喝,非常灵验,生病的将士和病马痊愈后,柴荣带领人马回朝。

  周太祖郭威驾崩后,柴荣继位做了皇帝,即周世宗。一次早朝,周世宗回忆起在老虎山山洞中获救的经历,便御告众大臣:“天意成我,人心难违,大周兴也。”并立即传旨,将老虎山“紫云洞”改名为“旨云洞”(旨为美好之意),如今洞门上还刻有“旨云洞”三个字。

  盱眙还有关于“野马追”的传说,相传战国时期楚怀王麾下大将项伯,带兵征战于盱眙,他的坐骑宝龙驹突然患上咳喘病,怎么也治不好,病情越来越重,项伯不忍杀之,无奈之下将其放归山野,任它自生自灭。几年后,项伯重返盱眙山区,忽见一匹野马昂首长啸,奔腾而来,紧紧跟随,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宝龙驹,再看那当初骨瘦如柴的战马,如今膘肥体壮,他惊奇不已。马通人意,宝龙驹让项将军骑上马背,载着他向远方山林急驰而去,径直奔向一种不知名的植物,津津有味地嚼咬起来。项伯猜测可能是这种草药治好了宝龙驹的病。他走访当地老农,一位常年在深山采药,精通中医药知识的山民告诉他,这是当地盛产的一种叫白鼓钉的草,是治疗咳嗽哮喘的良药,也是一种很好的青饲料,牲畜都爱吃。项伯弄明白原因后激动万分,神药救活战马的故事也在当地和军中流传开来,楚怀王闻听后钦定白鼓钉曰“野马追”。

中药制剂曾是当地经济创收的拳头产品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盱眙利用当地丰富的中草药资源建立制药厂,盱眙制药厂是以中草药制剂为主的中西药制药厂,设有中草药提取、针剂、片剂、酊水剂、大输液等车间,生产当归注射液、板蓝根注射液、丹参注射液、鱼腥草注射液、柴胡注射液、仙鹤草注射液、茵栀黄注射液、复方大青叶注射液以及野马追止咳糖浆、半夏糖浆、蟾酥制剂等产品。

        1969年家父倪菊泉从盱眙县医院下放到三河农场医院后创办了一个小型制药厂,因为懂制药技术,1973年初他被调入盱眙制药厂担任车间主任,后来又担任副厂长。南京市药材公司中药班几十名学生集体插队在盱眙农村,也大都被招到制药厂当工人。

        制药厂厂区建在山脚下,有个水泥大坡通向高处的宿舍区,大坡东侧是蒸煮中草药的地方,安放着几个硕大的木制蒸煮桶,桶里是仙鹤草等草药,下方是锅炉房,蒸汽通过管道输送到大木桶下,将草药里面的有效成分煮出来再作进一步的加工,中草药蒸煮后的气味四处弥漫,当班的工人们中午也不离开岗位,从不远处的食堂打来饭菜,在大木桶旁吃饭。

        制药生产对水质要求很高,普通自来水不能使用,制药厂专门设有深井水泵房,将地下水抽出来后打到厂区后面的水塔上,再输送到锅炉房生产蒸馏水。

  丰富的中草药资源也为技术人员搞科研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倪菊泉以当地产的中华大蟾蜍耳后腺分泌的白色浆液(即蟾酥)为原料,用水煮醇提法除去有毒的动物性蛋白质及脂溶性部分,提取出具有消炎、抗结核等作用的有效成分——水溶性总成分,制成的蟾酥水溶性总成分注射液和片剂没有毒副作用,对急、慢性化脓性感染、肺结核、癌症等病症疗效显著,很多用遍各种治疗结核病的药物没有效果,且产生耐药性已无法医治的患者,使用蟾酥水溶性总成分制剂后恢复了健康,他也因此于1978年5月出席了江苏省科学大会,并荣获江苏省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而临床中发现蟾酥制剂没有细菌耐药性问题,对解决眼下普遍存在的抗生素耐药性这个世界性医学难题,具有很大的研究和开发价值。

当时印制的蟾酥制剂临床使用说明书

  芫花俗称老鼠花,为瑞香科瑞香属落叶灌木,有泻水逐饮的功效,外用可杀虫疗疮,有毒,在盱眙山野林间到处都有分布。1977年倪菊泉为了更好地利用这种中草药,将自己试制芫花制剂过程中总结的去毒存效方法,写成《芫花的临床应用》一文发表于专业杂志上。

         1977年,盱眙制药厂以当地中草药野马追为原料生产山城牌野马追糖浆,野马追糖浆含有黄酮类、生 物碱、挥发油、香豆素等活性成分,具有镇咳、祛痰、平喘、抗病毒、抗炎、增强机体免疫功能、清热解毒的功效,可用于治疗急、慢性气管炎、支气管哮喘、上呼吸道感染等,被誉为“镇咳功效全国第一”。1981年首次对马来西亚、香港等地出口,大受欢迎。

  虽然野马追在全国很多地区都有生长,但以盱眙出产的最为地道,其中的有效成分含量很高。正所谓“药材好,药才好。”盱眙的地道药材给药品品质提供了可靠的保证。盱眙县文艺工作者还编了一出黄梅戏《野马追》晋京演出,一时风靡京华。

 

中国科学院网站刊登的相关报道

        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非典”流行时期,盱眙当地制药企业根据野马追糖浆有抗病毒、可治疗呼吸道感染等特点,委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病毒资源中心对野马追糖浆预防、控制冠状病毒进行药效试验鉴定,结果证明:野马追糖浆具有明确的预防冠状病毒的功效,对冠状病毒的抑制也有作用。

 

倪菊泉(右一)代表制药厂出席盱眙县1987年度工交生产总结表彰大会

  从建厂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盱眙制药厂的产值一直在不断攀升,特别是在1981年底到1987年初杜希禹任厂长期间成绩显著,他知人善任,管理有方,放手重用倪菊泉这样有真才实学的知识分子,当时杜希禹主抓经营,倪菊泉任副厂长,主管生产技术及质量管理等工作,两人配合默契,相得益彰,经济效益蒸蒸日上,1987年盱眙制药厂年产值达到800万元,成为全县工业系统的骨干企业。杜希禹也因此被提拔到县乡镇企业管理局担任局长,这对于他个人而言当然是件好事,但对于盱眙制药厂进一步发展却是一桩憾事。

期待“中草药之乡”变成中草药“硅谷”

  建国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直非常重视开发祖国的中医药宝库。2019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医药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加快推进中医药现代化、产业化,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充分发挥中医药防病治病的独特优势和作用,为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李克强总理也作出相关批示。

  当年10月20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发布,意见提出:聚焦癌症、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感染性疾病、老年痴呆和抗生素耐药问题等,开展中西医协同攻关,到2022年形成并推广50个左右中西医结合诊疗方案;用3年左右时间,筛选50个中医治疗优势病种和100项适宜技术、100个疗效独特的中药品种,及时向社会发布。

  规划道地药材基地建设,引导资源要素向道地产区汇集,推进规模化、规范化种植。探索制定实施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激励政策。倡导中医药企业自建或以订单形式联建稳定的中药材生产基地,评定一批国家、省级道地药材良种繁育和生态种植基地。健全中药材第三方质量检测体系。加强中药材交易市场监管。深入实施中药材产业扶贫行动。到2022年,基本建立道地药材生产技术标准体系、等级评价制度。

        加快构建中医药理论、人用经验和临床试验相结合的中药注册审评证据体系,优化基于古代经典名方、名老中医方、医疗机构制剂等具有人用经验的中药新药审评技术要求,加快中药新药审批。鼓励运用新技术新工艺以及体现临床应用优势的新剂型改进已上市中药品种,优化已上市中药变更技术要求。等等

  当年10月25日,全国中医药大会在北京召开。会上提出要扎实推动《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落地见效,走符合中医药特点的发展路子。在中药方面要挖掘民间方药,建设道地药材基地,强化质量监管。推动中医药在传承创新中高质量发展。

  去年12月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发生后,中药制剂在治病救人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也进一步加强了人们对中草药价值的认识。而盱眙是中草药种植大县,在中草药资源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近年来,盱眙县在推广中草药种植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规划到2020年全县发展地道中药材种植面积达到3万亩。推动天泉湖、仇集、桂五、旧铺、古桑等丘陵山区农业开发项目区乡镇规模化种植,加快中药材种植基地生态化、标准化、规范化建设,可以说中草药是盱眙一张“金”名片。

        但是中草药种植生产周期长、资金投入大、市场风险高,仅仅依靠卖原材料,投入产出比又很低,这种状况亟需改变。从长远来看,只有依托于已经形成的规模化种植基地,选准突破点进行产业突破,逐步向附加值高的精深加工方面转移才是正确的发展之路。

        其实中药材种植在中药产业链条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还应该包括地道药材、生药、饮片、临床用药、食品、保健、化妆等诸多方面,因此,中草药具有很强的产业带动能力,对于推动地方科技发展,强化教育、卫生、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事业,带动农业、林业、环保、药物、食品、生物保健等行业,促进可持续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

 

盱眙制药厂旧址

        遗憾的是,长期以来盱眙在中草药进一步开发研究利用上进展不大,产品科技附加值不高,盱眙地方丰富的中草药文化元素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掘。全县唯一一家正规化的国有制药企业虽曾辉煌一时,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由于继任领导经营管理能力不强、骨干技术人员流失等原因,生产经营每况愈下,到1998年底,负债达1700万元,被外地一家私企收购后,情况并无改观,产品品种和生产规模日益萎缩,甚至丧失了原有的一些优势,使这张“金”名片没有放射出应有的光彩,殊为可惜。如果能抓住现在国家高度重视中医药发展,以及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社会对中医药非常关注这个难得的契机,制定《盱眙中草药产业发展规划》,加快推进中草药种植和科研、生产方面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

  针对盱眙目前中草药科研力量薄弱、产学研结合不够紧密的现实情况,可以采取“走出去,引进来”的办法,与各大高校、科研机构合作,进行中草药的深度开发,以种植业优势推动中草药的精加工和深加工,向产业化和现代化方向发展,再逐步培养当地的科研技术人才,成立专门的科研和生产机构,对野马追糖浆、蟾酥制剂等凝聚着一代盱眙科研人员心血、具有独特疗效的中药品种进行重点保护和进一步研究开发,将古老的中医药与现代科技结合,形成中草药种植和科研生产的集聚效应,让中草药资源产生出更大的价值,使盱眙由传统的“中草药之乡”变成中草药“硅谷”

 

简 介:倪泳,1968年出生于江苏省盱眙县,现居江苏省南京市,资深媒体记者,业余从事文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