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徐志摩纪念馆罗烈洪馆长做客“浙江之声”三味书屋贾如说(下)

徐志摩纪念馆 
导语:继上次发的“浙江之声”主持人贾如与馆长罗烈洪的对谈之上半部后,不少朋友在后台留言,期待看到我们的下半部,子研已整理成文,希望这期的内容能让你更了解徐志摩和徐志摩纪念馆。

主持人贾如:

今天咱们来说说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吧,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呢?今天我要带大家来读的是一份书单,书单的主人是季羡林先生,季羡林先生曾经列出了对我影响最大的十本书,在大师心目当中的好书是一些什么样的书呢?

首当其冲被季羡林点名的就是司马迁的《史记》,他说这既是一部伟大的史籍,又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平时所称的二十四史当中,尽管水平参差不齐,但是哪一部也不能忘史记之相悖。


季老先生还爱读《世说新语》,六朝和稍早的一个时期内时代的快速变化出了很多看起来脾气相当古怪的人物,这些人外似放荡,内似怀忧。季羡林说这些人的举动和常人不一样,《世说新语》记录了他们的言行。短短几句话,栩栩如生,让人难忘。


关于古诗,季羡林爱读陶渊明的诗,爱读李白的诗,谈到李白的诗词,季羡林先生评价:根据我个人的感受,读他的诗只要一开始就很难停住,必须要读下去!原因呢,他认为是李白的诗一起流转,这一股气不可抵御,让你非把诗读完不行。


说了李白,他还说了杜甫,他说虽然李杜两个人齐名,但是从使用的格律上也可以看出二人的不同。七律在李白集中比较少见,而在杜甫集中则颇多。摆脱了七律的束缚,李白是没有枷锁跳舞。杜甫善于使用七律,这是带着枷锁在跳舞。两个人的舞都达到了极高的事情。


说完诗再来说说词,季羡林喜欢读李煜的词,苏轼的词,还有纳兰性德的词,特别是最后这一位。宋代以后中国词的创作到了清代又掀起了一个新的高潮。名家辈出,风格不同,又能够各具其妙,实属难能可贵。


而在这一群灿若烈星的词人当中,季羡林独独喜欢的是纳兰性德,他是大学士明珠的儿子,生长于荣华富贵当中,然而却胸怀愁思。季羡林说这一点让他一直都难以得到满意的解释,从艺术性方面来看,他的词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完美的境界了。


读完了诗词再来说说小说,曹雪芹的《红楼梦》,这是他喜欢的。他的评价是你要欣赏的是他高超的艺术手法,那些把它政治化的无稽之谈,那都是不可取的。他还特别喜欢吴敬梓的儒林外史,他说这本书的思想内容是反科举制度,而它的特点是在艺术性上,吴敬梓惜墨如金,从不做冗长的描述,书中人物众多,各有特性。


作者只讲一个小故事,或者用短短几句话,活脱脱一个人就仿佛站在我们的眼前,栩栩如生。这种特技极为罕见!这就是季羡林老先生列出的这一份对他影响最大的书单。在你的心目当中什么样的书是绝对能够影响你的好书呢? 欢迎各位继续回到浙江之声三味书屋,今天晚上我们继续在节目当中陪大家一起来读徐志摩的作品。这一次的策划,其实缘起一次特殊的展览,浙江图书馆、广州鲁迅纪念馆,还有杭州徐志摩纪念馆最近联合主办了“鲁迅.徐志摩——呐喊和歌唱的人生”特展,这次展览在浙江图书馆进行展出,一直持续到六月二号。


这一次我们把活动的主办方之一,杭州徐志摩纪念馆的馆长罗烈洪请到了节目当中。昨天节目我们播出了上半部分,今天我将继续带着我和罗馆长对谈的下半部分,来和大家一起读徐志摩。昨天我们讲得是这次特展的缘起,筹办策划的过程,还有纪念馆本身背后的故事,比如说藏品背后一些人和事往来的趣事。那做为一家民间的纪念馆,确实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徐志摩纪念馆也是一个供人们交流的平台,很多徐志摩的爱好者们,就是在这开启了一段段缘分的。每一年纪念馆都会定期举办一些活动,推出一些很有意思的主题性策划,今天我们就和罗馆长来聊一聊这部分的内容。 

主持人贾如和馆长罗烈洪合影

馆长罗烈洪:

徐志摩在新月的态度这篇文章里面说,“新月他虽则不是一个最有力量的象征,但他始终怀抱着对圆满的渴盼”。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乐观主义态度,欢迎大家关注浙江之声三味书屋听我和贾如的对谈。

主持人贾如:

您在提到我们除了馆藏的这一部分跟大家互动之外,在不断的推出很多线下的活动。您可以简单跟我们做个介绍,有一些既推的主题性的活动,或者一些我们纪念馆经典的活动。

馆长罗烈洪:
我们馆里差不多一个月左右就有一次比较大的活动。我们还有一个微信群就叫“新月读书会”,我们在全国各地大概有十几个这样的读书会,都是相互之间独立的,但实际上我们杭州读书会应该算是一个最早的,相当于总会吧。这个最早也是我倡议的,全国各地的摩友都一起响应,我们还有徐州、北京、天津、吉林、上海、宁波等读书会,最早苏州和成都也都成立过的。去年还成立了郑州读书会,去年我们在郑州做一个徐志摩“你是人间四月天”的展览,然后同步的就有粉丝要求做一个读书会,所以我们也成立了。整个新月读书会的活动,现在应该是杭州做的比较多,因为我们有场地,我们有纪念馆这个平台,我们现在馆里做的活动都是纪念馆和“新月读书会”一起在做。基本上我们每年四、五月份都会做一个类似于“你是人间四月天--新月诗会”的主题活动,2018年4月3日新馆开馆的第一个新月诗会是在花港观鱼的林徽音雕像前举办的。


去年第二届新月诗会是在武义延福寺,那里是梁思成和林徽音去工作过的,也是陈从周先生工作过的地方。真正意义上来讲陈从周先生是徐志摩的第一个超级粉丝,我们都叫他是摩友们的“大师兄”,他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徐志摩出了第一本研究方面的书,也就是《徐志摩年谱》。在1949年那个时候他就自己花钱出这个书,当时很多的阻力。如果没有他的这本年谱资料留存,可能很多东西都会散失掉。“你是人间四月天—新月诗会”是我们馆和新月读书会每年四、五月份的固定节目,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没有办法做。本来是想这次在浙江图书馆做展览的时候同步做这期新月诗会的,结果这次开幕式对时间和人数都做了要求。最后只能请三位老师来朗诵了3篇诗歌。两个老师朗诵的是徐志摩的诗歌,一个“再别康桥”,一个是“这年头活着不易”。“这年头活着不易”是徐志摩写杭州的诗。那么另外一篇朗诵的是鲁迅先生的“野草”。就当做是弥补我们这个新月诗会的一个遗憾吧。三位老师朗诵得都非常好!


然后,我们每年的端午、七夕、中秋基本上我们都会做一个诗会。端午我们是“纪念诗人”的主题,鼓励大家去吟诵历史上这么多优秀诗人的诗歌。“七夕之歌”诗会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们中国真正的爱情节,所以我们一般都以“爱情诗”为主题,鼓励大家吟诵优秀的爱情诗和自己的原创作品,诗会后我们还会把一些原创爱情作品征集做一本《七夕之歌》自印本的诗集。中秋是一个“怀念亲情、思念家乡”为主的活动,基本上这几个节日我们都是固定下来的。然后就是11月19号是徐志摩逝世的纪念日,这一天我们几乎都要去海宁去做他的纪念活动,每年都做。

主持人贾如:

除了日常规划的常规内容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活动项目策划也在铺开。那么,徐志摩纪念馆在今年有两个很重要的项目,正在策划当中,在今年底还有明年陆续会和大家见面,接下来我们会在节目当中谈到。那还有,就是这一次“鲁迅.徐志摩——呐喊和歌唱的人生”特展在浙江图书馆展出,时间持续到六月二号。欢迎大家抽时间都去现场感受一下。那这一次活动是由杭州徐志摩纪念馆、广州鲁迅纪念馆两家馆联合打造的。

 

我们也想关心,就是在今年的下半年,我们纪念馆是不是有一些推出的特别策划,有一些未来的发展的计划,活动这算是其中的一部分,刚刚说的这几个重要的日子的活动,还有一些其他的内容吗?

馆长罗烈洪:

是的,除了前面提到的这些内容之外,今年我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大概是安排在12月份,是张幼仪女士120岁的诞辰。她的孙子徐善曾先生现居美国,他们一家都是张幼仪一个单亲带大的,对张幼仪女士非常的尊重。坊间对于张幼仪和徐志摩的离婚、以及后来徐志摩的再婚和张幼仪的再婚等等以及这本《小教与西服》有许多说法或者解读,不管是正确的或者谬误的,可以说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吧,我觉得这对很多研究他们的人来讲,或者喜欢张幼仪的人来讲,它都像是迷雾一样。因为徐善曾先生很希望我们为他的祖母120岁,比如说写一篇文章或者一个座谈会之类的,且不说他能不能来(因为他居住在美国),他也说因为疫情的原因,他今年取消了很多的活动。当时他表达他的这个想法给我的时候,我就跟他讲我们徐志摩纪念馆是一个很小的馆,是一个民间的、没有任何官方背景、没有任何学术机构在背后支撑、也没有任何其他财团支持的馆。但是,今年这个活动我一定做,我一定会做一个“纪念张幼仪女士诞辰12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以及一个以她为主题的特展。我们会把我们的纪念馆里面的那个陈设做一个调整,以她为主,把她的一些重点的内容都展现出来。那么我已经答应他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展览会从11月19号做到12月的29号。29号就是张幼仪出生的日子。我的愿望是希望这个活动做完以后能够有一个小小的文集,哪怕是我们的自印本也行。

 

我希望借这个活动理清楚张幼仪跟徐志摩之间的来龙去脉,他们当时的实际的、互相的影响。因为离婚的问题,可能徐志摩对张幼仪造成了影响,反过来张幼仪对徐志摩也造成了影响,为什么他们俩后来的感情还是像兄妹一样那么好?他们能够做到的事情,实际上到今天为止很多人都做不到。他们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桩文明离婚案,“文明离婚”。互相签署了书面的协议,包括财产分割、婚后工作安排、生活安排等,非常难能可贵的就在这一点上。实际上现在很多人忽略了这一点,揪住他们离婚的事情去攻击谁、攻击谁,过多的去放大一些个人的情绪,而没有去真正的去看透他们自己的相互的内心,他们心里面的那种大度,或者说是包容的、甚至相互祝福的这种感情在里面。我觉得这个是真正今天这个社会所需要的,所以需要去思考。也应该是今天很多人去需要去学习的地方

馆长罗烈洪:

我再说一个明年的展览,这个是有点“剧透”了,我之前一直都是保密的,三缄其口的还没有透露过。明年是泰戈尔先生的160岁诞辰。他是1913年第一个拿诺贝尔文学奖的东方人,东方的文化巨匠。徐志摩跟泰戈尔的这种友谊非常深厚,1924年泰戈尔应清华大学讲学社及梁启超先生的邀请访问中国,在中国停留了整整几个月,游历了大概十来个中国的城市,也包括杭州。然后徐志摩还陪同他去了日本,应该整整有三个多月吧。这段文化的交往史我觉得非常的难能可贵!而且,后来他跟徐志摩是一辈子的亲如父子一样的感情。后来他们还约着一起到英国再见面,他们的友谊已经超越了中国跟印度两个国家的这个文化交往的范畴。已经是世界文学史上的相互交流的一个重要范例。那么包括他们去日本的时候,日本的涩泽荣一先生在他的飞鸟山别墅接待他,涩泽荣一先生当时是日本工商业和金融业的巨子。

那我们在2017年徐志摩纪念馆的一个纪念徐志摩诞辰120周年的纪念大会上,我们通过法国的一位教授跟日本的一对加藤教授夫妇,那个在法国的张葵教授也是我们的华裔,通过他们向涩泽荣一博物馆借到了泰戈尔跟徐志摩访问涩泽荣一先生别墅的一个接近5分钟的视频。这个视频因为我们签了保密协议,我们都没有翻录,也没有用手机翻拍,中国的网络上到现在也看不到的。那天纪念馆里100多位嘉宾都非常给我面子,都没有翻拍,我说我跟对方是用我的人格做担保的。当时连续播放了三次,很多人都哭了,包括徐善曾都非常的激动,很多国内外的研究专家,不分男女不分年龄,许多都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徐志摩这么风度潇洒的、活生生的一个人在我们面前,我当时都不能说话,太激动了!

我觉得这种友谊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呼唤和平,呼唤世界大同、人文的、民族复兴,我们要走和平的道路。我们希望就是通过文化活动和“真、善、美”的情怀,我们跟祖国跟政府的创议来做一个呼应。所以我觉得徐志摩就像他的干儿子一样,那就这个纪念泰戈尔先生的事情就让我们徐志摩纪念馆来做吧。

 

虽然我们的学术力量还达不到那么高的水平,但是我相信我们创议、会有很多有水平的专家学者会来支持这个活动的。明年的5月7日是他的生日,张幼仪是今年的12月底。那么做完这个活动,紧接着就是后面这个活动。我们的准备工作是同时开始,我可能在下个月就会发通告出来。我非常希望能够邀请到印度方面,印度的国际大学是泰戈尔先生创办的。印度的泰戈尔纪念馆,以及日本的涩泽荣一博物馆,以及一些其他的相关的机构或者学者等,希望我们能够邀请到他们,我觉得这是在近期的、非常重要的事情。

主持人贾如:

这个让我听完之后特别的期待,我觉得有一些时刻可以把它冠以“伟大”两个字,它的价值和意义也在这。包括我们读徐志摩的作品,其实也是这样。好的文学作品,他为什么可以经久流传?就是他超越了时空的限制。到今天为止,依然有这么多的爱好者,喜欢读徐志摩,做他的研究,甚至于把自己的时间精力付诸到为他相关的事业而努力。这都是有原因的。非常感谢罗馆长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在节目当中跟大家聊了这么多,分享这么多,谢谢!

主持人贾如:

假如有一本书影响了你,此刻与我们一同来分享吧,浙江之声“三味书屋”邀请阅读飞行家杭州徐志摩纪念馆馆长罗烈洪分享影响了他的那本好书。

馆长罗烈洪:

《寻找一首诗》是王竹语著作的,它是《一首诗的故事》的续作。在她的自序里面,他是这么讲的:每天维持8小时的写作,距离诺贝尔文学奖的纯粹主义大师沙特曾经说过:真正的文学是令人不舒服的。这本《寻找一首诗》正好相反,他是令人非常舒服的一本书。每篇仅有1100字,你随时可以打开开始、也可以随时结束,可以让你快乐地享受阅读。这是当初我翻到这本书的时候第一感觉,确实就像自序里面提到的一样,这本书的内容,它就是从先秦到魏晋、到唐宋、一直到民国,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都选取一两篇有特色的诗歌,来展开她的一些叙述。她的内容不只是讲这首诗,她也讲到这首诗的背景的故事,也讲到这首诗因此延展开来对她产生的一些感想。所以它又像一本诗集,又像一篇美丽的散文,又像一本哲学书。

 

我就特别的有体会,她有一篇文章叫《开路者有五个特性》。她说:“假如我不能上撼天庭,我将下震地狱”。非常的霸气!很强悍的精神。西元前195年刘邦平定淮南王英布以后,西归途中经过家乡沛县,写了一首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语言简约,但气势磅礴。感情浓烈,风格大开大阖。完全展现了刘邦得胜后的兴奋之情,但政权尚未稳固,外族威胁严重。因此他安不忘危,不能不有所忧虑,所以他渴望得到猛士,保守前进,稳扎稳打,巩固新建的王朝。他的这种精神和弗洛伊德其实是一脉相承的,通过这个引子他就引出来“开路者的五个特性”。因为弗洛伊德是当时精神上的一个开路者,刘邦是一个政权的开路者。

 

他认为开路者是不完美的。我们看一般人容易看他的优点,但我们很容易专门去看开路者的缺点。即便是开路者本身具备再多的优点,在高规格的要求下,我们都会视而不见。甚至会追着开路者的缺点猛打。

开路者他是没有经验的。

开路者是不怕失败的。

开路者他是不封闭自己。

开路者他是不怕别人模仿的。

当时,我自己深受感动。我自己的经历中就有很多错误的原因,有时候我不能走出来,觉得自己能犯这种错误呢?但是读了这篇文章,这首诗以后我就彻底的释怀了,我觉得我也是一个开路者,我也一样是没有经验,我一样是不完美的,我一样是不怕失败的,不封闭自己的,喜欢跟朋友交往。我总是能原谅自己,也同样的原谅对方。所以这本书我一直很珍视,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出差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反复的看。像是在读一首诗,又像是在读一篇文章,又像是在跟一个人对话。

 

《寻找一首诗》这个标题真的是太好了,每一个人其实都在寻找一首诗,其实我觉得“诗和远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诗是诗,远方是远方,诗不应该是属于远方的,诗属于当下,诗应该属于我们今天眼下的生活。诗其实就在你我的内心里面,我们就要把现在的生活活出诗来。很多很多的内容其实都是可以当下来解决的,今天我们在辛苦的时候,少一些埋怨,多一些欢欣的心情,这就是诗

主持人贾如:
海明威阅读海,发现生命是一条花一辈子才会上钩的鱼。梵高阅读麦田,发现艺术躲在太阳的背后乘凉。弗洛伊德阅读梦,发现一条直达潜意识的秘密通道。罗丹阅读人体,发现哥伦布没有发现的美丽海岸线。

晚上好,我是贾如,今天陪你一起来读徐志摩。在2011年北京春拍有一张徐悲鸿送给徐志摩的画叫“猫”,这幅“猫”是徐悲鸿1930年送徐志摩的,纸本立轴尺寸是84×46厘米,这曾经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旧藏。而之前,从徐志摩那怎么样流出来的?收藏他多年的主人又是谁?至今都没有一个确切的史料。

我们知道徐悲鸿旅欧8年时间,回国之后,对中国传统绘画的旧弊一直都是持着批评的态度。可是在他身上实际上还是留存了很多传统文人的性情,朋友之间常有字画的场合,他很喜欢画马,画猫大半是他拿来酬答友人的一些小品。徐悲鸿的猫图以20世纪30年代画的比较多,在1930年送给徐志摩的这幅猫是他更早期的一幅作品。1930年是一个非常有意味的年份,因为徐悲鸿送给徐志摩这幅图的时候,距离两个人在上海发生了一场著名的艺术论战,不到一年的时间。

 

所以,当你再读画上的题跋就会有很耐人寻味的地方。那一次论战,曾经是中国美术史上一次重要的观念上的对垒。1929年4月10号国民政府教育部在上海举办全国第一届美术展览,展览总务常务委员有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而委员徐志摩,要负责和陈小蝶等人一起出版编辑美展会刊。4月22号徐悲鸿的《惑--致徐志摩公开信》在美展会刊上发表,和诗人就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真伪是非展开一次争论,要辩出一条中国绘画艺术的出路。徐悲鸿用一些很讥讽的字眼否定了莫奈、雷诺阿、塞尚、马蒂斯……这些大名鼎鼎的大师。声言:如果政府购入他们的作品,他马上就披发入山,不愿再见此类卑鄙崩溃黑暗堕落也。徐志摩就回写给了徐悲鸿一篇作品叫《我也惑》,来为塞尚等的艺术辩护。除了表明他完全不同的艺术立场之外,文章的第一段末尾还有一个看似闲笔的一句:说到这里,我可以想见碧薇嫂或者要微笑的插科:真对,他是一个书呆。

 

激烈的争论之下仍然不避家常的去开一句玩笑。其实是可以看得出来,徐志摩和徐悲鸿夫妇平时关系并不生分,争论之后,徐悲鸿就以画相赠,证明两个人无私无偏狭,从旅欧时期他们其实就结下了友情,而这个友情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徐悲鸿画猫,相赠之前徐志摩已经有一篇写猫的小文面世了,在这个文章里面啊,有这么一句话说:我的猫是描摹和赞美他爱的女人,读者一般都认为这个里面指的他爱的女人就是陆小曼。在一九二六年的二月十八号徐悲鸿旅欧首次回国。田汉曾经在上海邀约了一百五十多位文化人士来参加“梅花会”,为他的四十多幅油画办了一个小型的展览。来宾名单里面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蔡元培、郁达夫、郭沫若、叶圣陶、郑正铎等等。就是没有徐志摩。徐悲鸿画展在上海举行的时候,徐志摩和陆小曼的情事纷扰京沪两地在社交界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徐悲鸿可能是想起来老友的这些往事。所以才顺着文体画了这一幅猫。并把这幅画送给他。题跋里面开句就是写:志摩多所恋爱,今乃及猫。字面上指的好像是一个事物,可是里面还是有揶揄的意思。朋友之间都能一笑而解,所以一幅旧画我们可以读出不少的历史掌故来。这其实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儿。

 

不仅如此,徐志摩其实跟很多看起来不着边际的事还有关系。比如说1923年的那个秋天,徐志摩在霞飞路的一家私人会所里面和恩师梁启超一块,约了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印度的著名诗人泰戈尔一起喝下午茶,泰戈尔是一个非常忠实的雪茄客,他点燃了一只雪茄,请徐志摩享用。并且问他这个雪茄Cigar 起个中文名字?翻译也好,然后给他一个在中文里面比较对位的称呼 。徐志摩回答:“ Cigar 之燃灰白似雪, Cigar 之烟草卷入茄,所以就叫雪茄吧。”于是雪茄就有了一个中文名字,定成了今天这两个字。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升级,收入水平的提高,这个雪茄变得越来越被提及和使用。

 

读徐志摩,我们可以读出不一样的角度来,除了那个你所谓的很深情、多情、又薄情的徐志摩之外,你还可以读出一些跟他有关的历史趣事。有的人就特别喜欢读徐志摩的诗歌。应该说作为一个诗人百年以来,徐志摩的诗歌和经历不断的感动着很多的读者,让我们在精神空缺的时光里获得着一些安慰,他是一个天真的理想主义者。一切的选择都带着非常具有感情的线索。他的人生向火,热烈而奔放,敢于无视传统的社会准则,他的一生都诠释着自由这个词语。作为民国时代的名人,徐志摩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识分子,他的才华与他的浪漫就像独一无二的标签,如果没有那么多让人陶醉的诗歌,他可能会被认为是个花花公子,而没有那些旖旎美好的情感故事。这个人也未免过于呆板木讷,大抵人们心中风流不下流的才子,就该像徐志摩这样吧。

 

所以无论是他与张幼仪是非难断的不幸婚姻,还是与林徽因遗憾终身的淡淡情愫,乃至于陆小曼激情而燃烧的婚姻生活,有甜蜜有悲伤,更有坎坷崎岖。也唯其如此,才让徐志摩的作品中都带着,一贯的是他个人的感情,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就是他自然的流露。他所追求的爱情不是金钱财产、权势地位、也不是门当户对、志同道合,更不是玩世不恭、朝秦暮楚,而是一种他所谓真诚的理想主义。浪漫的才情、诗画的生活、爱自由美,这三位一体的理想,以及充满了性灵的优美而又妩媚的诗章,让徐志摩具有着迷人的魅力,足以牵动广大读者的心弦。这在现代文学史上也是非常少见的,在后人的眼中,尤其是在文学青年的眼中,徐志摩常常只是一个浪漫的诗人。可是在当时的那个时代,在熟悉他的朋友看来,比他的诗更重要的,倒是他那种性格和他的生活方式。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我们甚至可以说,徐志摩是最具有自由主义气质的一个人。有些人不喜欢他,认为他肉麻。鲁迅甚至曾经骂他是个流氓,但是和他接触过的许多人却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叶公超认为胡适之跟徐志摩完全是两种人,适之自然醇厚,冷静幽默。志摩却是风趣爽快,全然追求“美、爱、自由”的性格。

 

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在中国新诗发展过程当中有着重要地位的新月社,就是在徐志摩的倡导下成立的。也正是在他的热心奔走四处张罗之下,这个诗坛著名的组织,才汇聚了诸多欧美留学回来的年轻知识分子。闻一多、叶公超等一回国,就欣然加入了新月社,而新月书店的诞生也是他奔走最多。叶公超说过,组织新月社、编辑晨报副刊、筹办新月书店都是徐志摩最热心、最起劲的事儿。为团体的事志摩他是不辞辛苦的,大家都不愿干的事总是推到他头上去,而他也独有勇气去接受,去敲上锣鼓再说。所以梁实秋先生也有这样一句点评的话,他说:胡适先生当然是新月的领袖,事实上志摩才是新月的灵魂。正因为这样热烈而炽热的灵魂是世间少有的吧,因此,徐志摩的诗也不断的被所有人所喜爱、传颂和阅读着。他于1925年出版的志摩的诗,作品中充满了浪漫和飘逸的气质,展示了他的才情和个性,他的诗常常为我们展现出了一个新的世界,让我们在迷茫诗意与依恋当中体会到他的内心世界,读他的诗也常常会被他轻易热情的腔调,飘逸的语言所打动和感染。

 

陆小曼曾经说:他的诗比一般的来的俏皮,真像是活的一样,字用的特别美,神仙似的句子叫人看了神往,忘却人间有烟火气。如果说这个评价来自于深爱他的女人,那么梁实秋先生的评价是不是会更客观呢?我要告诉你的是,梁实秋先生还觉得陆小曼的评价不够,他进一步评说道:志摩的诗是他整个人格的表现,他把全副精神都注入了一行行的诗句里,所以我们觉得他的诗,字里行间有一个生龙活虎的人在跳动,它的音容、声调、呼吸都历历在目,它的诗不是冷冰冰的、雕凿过的大理石,是有情感的、热烘烘的、曼妙的音乐。这无疑是对徐志摩的诗最好的评价

主持人贾如和馆长罗烈洪合影

主持人贾如:
中国人对于徐志摩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而徐志摩的诗歌,他所取得的成就,特别是他新诗体当中的这个成就,至今超越无几人,每一首都是那样的打动人心。“偶然”这首诗是写于1926年,同样也是写给林徽因的,徐志摩喜欢林徽因,可是又身不由己,必须得尊重对方的选择,“偶然”这首诗,他其实是想让自己放下,也让对方放下,既然不能在一块,那么就彼此祝福吧。这段感情自己身藏在心底就可以了。

读徐志摩的诗,脱开那些八卦的故事,我们从美感上来说,还是能够读到很多徐志摩情感骨子里面那种本真的东西。我想这样的人是特别容易把这种情绪融入到他到过的每一个地方,特别是他喜欢的地方的。我们常说一种生活的状态,叫做“山居岁月”,山居印象特别深的,一定有徐志摩的“翡冷翠”、“山居闲话”。“翡冷翠”就是意大利的佛罗伦萨,这座城市与生俱来的浪漫和优雅不需要多说,普通人都沉醉其中,更别说是遇到像徐志摩这样的人。


1925年徐志摩出游欧洲,曾经在意大利游居,也正是这一段做客山中的经历,让他暂且忘掉了生活的烦恼。也让佛罗伦萨成为了“翡冷翠”。在这儿徐志摩把感情交于山,感触托于纸,就像孩子投入到母亲的怀抱一样,奔赴自然的怀抱。山居里的静谧、浪漫在于自由和无拘束,而做客山中不需要踌躇你的服装、色彩,又不需要一丝不苟地整理你的领结,你只需要要站在阳光之下,在和风之中,一切都变得自然,生活好像没有了阻碍,你的心灵、你的身体和自然在一个脉搏里跳动。难怪徐志摩会写出这样的文字,我们来听徐志摩的作品。“翡冷翠山居闲话”当中的节选片段:

在这里出门散步去,上山或是下山,在一个晴好的五月的向晚,正像是去赴一个美的宴会,比如去一果子园,那边每株树上都是满挂着诗情最秀逸的果实,假如你单是站着看还不满意时,只要你一伸手就可以采取,可以恣尝鲜味,足够你性灵的迷醉。阳光正好暖和,决不过暖;风息是温驯的,而且往往因为他是从繁花的山林里吹度过来他带来一股幽远的澹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气,摩挲着你的颜面,轻绕着你的肩腰,就这单纯的呼吸已是无穷的愉快;空气总是明净的,近谷内不生烟,远山上不起霭,那美秀风景的全部正像画片似的展露在你的眼前供你闲暇的鉴赏。


作客山中的妙处,尤在你永不须踌躇你的服色与体态;你不妨摇曳着一头的蓬草,不妨纵容你满腮的苔藓;你爱穿什么就穿什么;扮一个牧童,扮一个渔翁,装一个农夫,装一个走江湖的桀卜闪,装一个猎户;你再不必提心整理你的领结,你尽可以不用领结,给你的颈根与胸膛一半日的自由,你可以拿一条这边颜色的长巾包在你的头上,学一个太平军的头目,或是拜伦那埃及装的姿态;但最要紧的是穿上你最旧的旧鞋,别管他模样不佳,他们是顶可爱的好友,他们承着你的体重却不叫你记起你还有一双脚在你的底下。

罗烈洪,宁波慈溪人,自小喜爱唐诗宋词,爱好文学艺术。后在西北大学进修时接触大量现当代文学并开始新诗创作,迷上徐志摩并成为“摩丝”,1994年后每年多次往海宁祭拜及瞻仰徐志摩先生遗迹。是百度贴吧“徐志摩吧”吧主,并于2011年11月19日 发起全国摩友海宁“朝圣”活动——纪念徐志摩云游八十周年,后每年延续;2015年组织成立“徐志摩·新月读书会”;2016年8月9日出资创办杭州徐志摩纪念馆,同年11月19日发起“ 西山公祭徐志摩活动”;及“纪念徐志摩诞辰12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 2017年4月15日主办“中国杭州徐志摩诞辰120周年国际纪念会”,2018年4月3日再次出资将徐志摩纪念馆迁址到六百弄,现每年持续做“你是人间四月天--新月诗会”、“端午诗会”、“七夕诗会”和“中秋诗会”等活动,并加入了杭州“西子湖诗会”和“朝晖诗社”、杭州“徽学会”、“全国民间读书年会”、“中国博物馆协会文学类专业委员会”等知名的文学社团组织。

图文来源:徐志摩纪念馆。文案编辑:子妍

《华商人物网》投稿信箱:hsrww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