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苏州反超上海成第一大工业城市,厉害之处在哪里?

华商参考

2020上半年,“第一大城市工业”座次再次变化:苏州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1.55万亿元,成功超越上海和深圳,成为全国第一大工业城市。

苏州工业依靠的是什么功力再次独占鳌头呢?根据数据显示,1)支柱性行业稳定增长:电子信息、电气机械、钢铁、专用设备制造业产值分别增长2.9%、4.9%、6.7%和4.8%,这个苏州工业增长的基础;2)新兴产业+先导产业加速增长:医药制造业产值同比增长44.1%,集成电路产业产值增长24.9%,令人惊叹的是苏州的生物药品制造上半年增长了600%以上!

苏州是工业制造业最强地级市。苏州是中国工业实力最强三大城市之一,从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到外向型经济突飞猛进,2019年苏州工业产值就高达33600亿,全球名列前茅!

工业制造业是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全国城市之间的竞争,工业领域是最重要的看点及聚焦。工业制造业不强,城市难以强大!

上海、苏州、深圳是中国传统的工业三强。三个城市的个性及特色非常鲜明。比如上海是老牌传统工业强市,深圳是创新为主打的工业强市,苏州是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的工业强市。因此,苏州在外向型经济大幅萎缩、全球经济进出口环境严重受阻的情况下,能够保持增长并且超越上海成为中国第一大工业城市,实属不易,超越真不是简单说说而已。

苏州的厉害之处之一:在全球疫情之下,苏州的生物医药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纳米技术、人工智能等核心产业,实现爆发式增长,记住,爆发式增长!这是苏州工业逆袭上海大翻盘的重中之重。

苏州的厉害之处之二:关键性领域率先发力。值得一提是苏州历来是低端的密集型产业,科技含量不高,近些年面临着产业转型,可喜的是苏州的新兴产业中最具潜力的关键性领域医药制造业产值同比大幅增长了44.1%,集成电路产业产值大幅增长24.9%,生物药品制造上半年增长了600%以上!说明苏州的经济转型曙光初现,从创造中国的奇迹的乡镇企业到引领时代新兴产业,苏州不甘落后,暗藏继续争当新兴经济“霸主”的野心!

苏州的厉害之处之三:在中国各大城市争当GDP名次的时候,苏州已经“放弃唯GDP“之争,果断转向高质量发展,当然这一定是以牺牲GDP为代价的。

事实上,作为第一工业大市苏州GDP增速近些年增速减缓实际上传递了两个信号:一个是高质量发展GDP的信号、一个是外向型经济遇阻的信号。以目前苏州庞大的经济体量,在高质量发展、GDP连年下降的同时,苏州的财税反而呈现不减反增,充分表明苏州经济走的不是”休克式“的增长,而是不断夯实基础、稳健发力、持续向好的格局。

从数据上看,苏州全市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智能电网等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产值9891.9亿元,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重达53.9%,意味着苏州的高质量发展不仅仅是初战告捷,而是稳中看好。

分类数据显示,苏州大力实施新兴产业跨越行动计划以来,2019年,新材料产值达到4921亿元;高端装备制造产值达到4061亿元;新型平板显示产值达到3082亿元;智能电网和物联网产值达到1631亿元;节能环保产值达到1411亿元;新能源产值达到1148亿元;生物技术和新医药产值达到873亿元;软件和集成电路产值达到873亿元。八大战略新兴产业为苏州打造先进制造业集群,实现再次经济腾飞打下雄厚基础。

目前,苏州已成为全国重要的基础石化、医疗器械、集成电路、汽车及零部件生产基地,全球八大纳米产业集聚区之一。此外,苏州还在大力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全力打造新型平板显示、高端装备、高端纺织等十大千亿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并且积极争创——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苏州的厉害之处之四:在全国前11大GDP城市排名中,苏州是唯一的地级市,并且排名全国第六,把实力强大的杭州、南京、成都、武汉、天津远远甩在后面。

这是什么样的概念?苏州不是一线城市,不是省会城市,不是计划单列市,不是副省级城市,而且不是沿海城市,这个五大“什么都不是”的普通地级市,长期雄踞全国GDP前六位,并且对一线城市“虎视眈眈“、傲视群雄,实力非同一般、令世人敬佩。好比一个最重量级拳手和一个只有最轻量级的拳手比赛,对于轻量级体量的苏州是很不“公平”的,同时也让“重量级”的城市汗颜及无言以对。

苏州的厉害之处之五:在2019中国先进制造业城市发展指数榜单中,苏州连续两年在全国地级市中位居第一;在全国首批在上交所上市交易的25只科创板股票中,有3只来自苏州,占了1/8。后来科创板上市6家、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居全国第三。

苏州不满足制造业在全国的先发优势,发誓升级打造先进智造业强市。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苏州累计获得国家智能制造新模式和试点示范项目13个,省示范智能工厂3个,省级示范智能车间262个,数量都位居江苏省第一。

智能制造是世界制造业发展大趋势,也是中国制造业面对全球竞争新优势关键点。苏州作为国内第一大工业城市,在智能制造领域可以说令人振奋:苏州涌现了一批智能制造领域的龙头企业,实现了全球布局和全领域布局,体现出中国“智造”、中国速度,并且在全球“抢占C位”,甚至连世界上老牌的德国制造企业赞叹不已,伸出大拇指。

苏州是全国最早引入智能制造免费诊断模式;苏州大力推广“千企技改升级”三年行动计划。苏州工业园区已成为全国范围内生物医药产业最具竞争力的区域之一。仅2018年就新增一类新药临床批件34张,约占全国20%。

苏州极为重视人才的引进。苏州全市常住外籍人口超过2万人,连续8年入选“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十大城市”。

苏州的人才引进目标是:三年内引进1万名高质量发展急需的高端人才,其中海外占比不低于50%、外国高端专家不少于2500位;在三年内滚动遴选1000家创新型企业,参照国家高企所得税政策给予三年奖励;从事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关键领域企业奖励期可延长三年。

苏州不但引进人才,而且非常重视大院大所——科研院所的引进,战略目的是为了推动区域创新+裂变式经济发展。近年来,苏州累计吸引超过130家科研院所、研发机构、技术中心进驻苏州。大院大所的到来为苏州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心剂“。

苏州重点把——智能制造作为经济发展的主攻方向,并且坚持“政社企”联动策略:政府提供创新政策、营造良好生态;社会组织提供服务支撑;企业定位于示范引领全面应用,由此形成了智能制造的“苏州方案”。

“智造中国”峰会219年首次在苏州召开,全面展示”六个一“智能制造“苏州方案”。苏州是中国制造快速崛起的一个缩影。峰会邀请了海尔、台达、百度智能云、树根互联、SAP、罗博特科、昆仑数据、上海慧程等优秀企业代表,并且邀请了西门子、新松、拓斯达、绿的谐波、国家机器人检测与评定中心、赛迪研究院等国内知名的企业领袖、权威专家等为苏州的发展出谋划策。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没有想到的是,苏州和杭州两个城市在新时代反而成为中国产业的两面旗帜:苏州是制造业之都+杭州是互联网之都。

作为互联网之都杭州和作为制造业之都苏州,可持续发展能力是不相上下的。比如苏州的人均GDP高于杭州,但杭州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苏州,但这和两个城市的经济模式区别有关系。

苏州是外向型经济,杭州是民营式经济。苏州和杭州在不同领域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不同之处,苏州依旧要做制造业的霸主、而杭州是要做的是数字经济的王者。

苏州制造,正在告别贴牌加工、粗加工企业、密集型产业之路。一个典型的案例,苏州企业不仅仅是把产品及设备、智能自动化生产线卖给老牌的“工业祖师爷”——德国,还能把软件MES系统卖给了德国,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苏州人做到了!

苏州目前拥有35个工业大类,涉及167个工业中类,489个工业小类,已形成以电子、化工、钢铁、电气机械、装备制造、纺织为主导的现代工业体系。无论是产业总量还是产业结构,苏州都取得了辉煌成就,苏州正由大谋强开始新一轮战略性布局。

苏州杭州都是”上有天堂”般的魅力城市。苏州是繁荣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现代苏州是中国工业第一城,苏州是中国改革开放标杆经济强市。

苏州的工业很强大,但苏州的短板是——缺乏强大的中心城市。比如同样是工业大城市深圳目前已是国际化大都市,同为“天堂般城市”的杭州在中国快速崛起,对于一线城市跃跃欲试,而苏州在国际化大城市功能方面仍然是不太完善,仍然停留在小而精、优而美阶段,这一点和之前的杭州城市格局类似,但杭州已经通过G20峰会和亚运会正在实现突变。

因此,苏州的国家大都市化程度不高,如果这一点能够改变,苏州完全有可能、有能力、作为普通地级市超过杭州、南京成为一线城市的概率。

图文来源:商会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