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霞 涌

2020年10月09日 

霞 涌

牧 仁/文

        偶居大亚湾霞涌4年多,住下来就有了感情。很想写一写这个不同凡响的昔日渔村今朝小镇。
促使我今天动笔的原因是查到了一个资料,82年前的10月11日,在霞涌(当时还叫霞涌圩)发生了抗战史上惊天的大事件!侵华日军南下,为夺取广州避开了羊城的防守锋芒,迂回到大亚湾霞涌圩秘密集结,突袭登陆。当年登陆的位置,就是现在的黄金海岸一线。这个耻辱的日子,是1938年10月11日,(农历八月十八)下午二时左右……

        大家都知道,89年前日本侵略中国,是由1931年“九一八”东北沦陷开始的。1937年“七七卢沟桥”华北全面抗战延伸,再到南京大屠杀,武汉失守,上海沦陷,台湾、香港、广州被占领……
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历史印痕中,南海边上小小的霞涌圩也被深深地印上了喋血的痕迹。这正是今日霞涌震撼的记忆,更是中华民族永远难忘的疼痛……

霞涌,据《惠阳县志》记载,距今500年前已有人定居。清乾隆48年(1783年)建村。当时的名字叫霞涌圩。其实,霞涌是由“虾涌”音化而来的名称。圩旁的青龙河逶迤入海,形成一个大沙涌,沙质细微盛产“金钩虾”,故此叫虾涌。当年的虾涌老圩,就是现在虎洲岛对面的黄金海岸。

时代在翻新,历史在变迁。几十年过去,今日的霞涌是什么样子的呢?

        坐落在大亚湾畔的霞涌镇,隶属于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距离深圳市不足50公里。总面积80.8平方公里,全镇人口2.2万人,霞涌街道常住人口1.1万人,海岸线长达18公里,海域面积200多平方公里,拥有大小岛屿90多个,可称得上“百岛渔村”。随着深圳东扩和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的步伐,作为大亚湾旅游、商住、休闲区的霞涌,经济发展的作用越来越突出。最靓丽的旅游资源得天独厚,不胜枚举。这里有“东方夏威夷”之称的黄金海岸;有古刹寺院清泉寺;还有神秘野趣的鱿鱼湾自然风景保护区。已经建成的综合性现代化3公里的黄金海岸,其名气和人性化的享受超过了深圳大、小梅沙景区。


        清泉古寺建于清朝顺治年间,因寺旁有两股终年干旱而不竭,非常甘甜的泉水而得名。150年前,有人在螺岛建立了一座“杨包真人庙”。将传说中的一对夫妇点化成仙。庙内铸有光绪年间的铜钟和一面大鼓。每日零时,庙内敲响钟声108下,声音洪亮悠长远近闻听。另外还有花洲塔,蟹湖鲸浪,横岭松涛,虎洲月夜,烟墩烽迹等著名的人文自然景观,令游人留连往返。


        在依山傍海的礁石上,修建了坚固而别致的栈道。栈道旁又携着环山的绿道伴行,一面是大海一面是山峦,脚下是礁石。涛声悦耳,浪花飞溅,置身此情此景,南来北往的游客早已醉了……


        霞涌的休闲旅居也在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海悦湾、泡泡海、半岛一号等小区在新村拔地而起。海景房、海景公寓应有尽有。最令人欣慰的是,小镇保留着传统渔村的特色风貌。成百上千只渔船,在避风塘港湾描绘出一道炫丽的风景!夜晚渔家们掌灯出海,一夜的辛劳过后,黎明时一只接一的渔船相继归来。那鲜活的鱼虾蟹蚌,就被送上了早已等候的买主手中。海鲜一条街的叫卖声,汇成了每个清晨的交响!街道两边的大排档,火热的海鲜舞动餐桌,那些个专程来品尝海鲜的吃货们,尽情的打赏。与餐饮老板们的笑容融在一起,挂上了眉梢!远处花洲塔的灯标,跳动呼应着海韵广场大妈们的热烈身姿。小镇的夜市,尽情地展示着渔家的风采………


        真的感谢霞涌保存了一块原汁原味的渔家码头;保留了一片真材实料的海鲜市场;保证了真鲜活鲜的生猛海鲜,让我们品尝感受到现代生活节奏下,古老悠闲的情趣……


        霞涌的美是自然天成的。霞涌的和谐,是山、海、石、岛构成的韵!霞涌是大亚湾的一颗明珠!霞涌必将成为更具魅力的海滨名镇!


        我曾经写过一篇《大亚湾》的散文,其中有一首诗:

大亚湾水洗蓝天,
霞涌福地赐清泉。
缘来购房居海景,
有钱难买黄金滩!


        是啊,居住海悦湾,远望虎洲岛花洲塔,近享海岸黄金滩。蓝天白云下,风吹榕树沙沙响,你要是不醉那才怪呢!


        站在“观海听涛”的石刻旁,我不知不觉吟出:

观海倍觉草原秀;
听涛尤闻马蹄疾!

         那就让远道而来的朋友们一起醉在大海边,醉在俏丽霞涌更加美好的憧憬中……

——牧仁2020.10.8草于海悦湾
2020.10.09改于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