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18岁上海妹妹插队回老家,嫁了贫农小伙

1970年18岁的妹妹

无奈嫁给了贫农小伙

作者:胡道轨

后面二个是我和大姐,其余左起:六妹,九弟,七妹,八妹,五弟

我家兄弟姐妹共九人,第三、五、九是男孩,其他都是女孩。老二早逝,实际上是八人。老大老二是女孩,我是老三,所以比我年龄大的叫我阿三,弟妹们叫我大哥。六妹比我小六岁,是六八届初中生,毕业那年,正逢上山下乡,插队落户一片红。

孩子都是父母的心上肉,这么小的年龄就要离开上海,离开亲人,到外地去务农,独立生活,大人心里总是啥不得,不放心。那几天,父母俩个人反反复复地商量:六妹去哪里,生活条件会好一点?有时还会问上我二句,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最后,他们决定让六妹回自己老家去投亲插队。   我的老家是宁波镇海县霞浦镇。祖父母在河东村,早已去世,村里已无亲属往来。外公外婆在下洋村,都还健在。六妹自然就去下洋村了。父母与外公外婆联系此事,二老求之不得。因为外公外婆只有二个子女,我妈妈在上海,舅舅在沈阳。二老年岁已高,身边无人照顾。
外公大名张绍水,别名张淼。说起我外公,那是下洋村的“公众人物”。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他是解放前浙江师范学校自学考毕业生。毕业后回家乡,教小学。是一个全能老师,除了教语文、数学外,还擅长音乐、画画,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二胡拉得远近闻名。解放初期,由于老师缺少,外公被长期派往山区,一个人全包一个学校。外婆告诉我:“你外公去山区教书,我只好全程陪同。要替他烧饭做家务。山区村子小,小孩子不多,全村也就二十来个。不分年龄大小,不分年级高低,全坐在同一个教室里,一纵排就是一个年级。一个年级上课,其他年级安排做作业。依次轮流。音乐课、体育课就只能全体一起上了。”
放暑假、寒假,外公外婆回到家里,那时,外公也闲不下来:张家请他写对联;李家请他代写信;王家请他主持婚礼……    后来,外公年纪大了,政府把他调回下洋中心小学。这样,他社会活动就更方便了。记得我小学的一个夏天,带着弟妹们到外婆家渡暑假,正巧碰到外公主持一个村民的婚礼,我们赶去看热闹。走进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已是挤滿了人。外公正站在新郎新娘边上,高声说道:“今天天气很好,国家形势也很好,新郎新娘都很好……”反正说的话里,最后一个都是好字,他把结婚现场的气氛调节得非常好,引得阵阵掌声。       就是这样一个老好人,由于年轻时长期在外教书,“文革”中被误会成恶霸地主。从而引出了六妹嫁给贫农小伙的故事来。
不久,妈妈陪着六妹去了外公外婆家。外公外婆安排六妹住在原来舅舅结婚的二间房子里,自然是很舒适。
六妹在我们家的兄弟姐妹中是最勤快的,人也聪明,做家务是一把好手。在上海,家务多由她操劳。外公外婆见了,自然非常高兴。
母亲回上海后,外婆到镇政府去打听怎么给六妹报户口。工作人员对外婆说:知青要想落户我们镇,落脚点与知青必须是直系亲属,你是胡星儿的外婆,条件不符合,她不能把户口报在你家里。这下,外婆谎了神,赶回家,马上把这事告诉外公。外公也是没有了主张。他想到了周家,说:“找周家商量商量,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周家也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没有办法。
张、周二家几代世交,都把对方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一定会鼎力相助。于是周公公四处打听,终于有人给他出了个主意:如果胡星儿嫁给我们村里的人,她就能在村里落户。外公外婆知道后,开始盘算起这件事情。谁知过了不久,下洋村造反队找上门来,宣布外公是一个在岭外(离下洋很远的地方)有一百多亩地的大地主,说外公是为了逃避改造,在十几年前逃到下洋来的。
外公被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虽然上一代家境殷实,但都是土生土长的下洋人。造反派头头以为外公在裝疯卖傻,就咆哮着问:“有人反映,你十几年前,经常半年几个月不在下洋住,干什么去了?”外公回答说:“政府派我到山里教书去了。这个你们可以查查。”造反派头头说:“还想狡辩,不老实交代就开会批判你。”诚实的外公只能被斗了。
在批判会上,造反派头头说:“岭外造反队来信说:六七十岁的大地主,名字叫张淼,几年前,为了逃避制裁,溜走了。问我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张淼的老头?大家知道张绍水的另一个名字就是叫张淼,年龄也一样。他十几年前,每年大半时间不在下洋,不就是在岭外吗?”
台下一片哗然,年纪大一点的村民议论纷纷:“张老师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哪有什么岭外这种事啊”年轻一点的村民都说:“要说张老师是恶霸地主,没人会相信。”造反队头头见老百姓一下子散了一大半,留下的大多向着外公说话,再斗,也斗不出什么名堂,只好草草收场。结束时还不忘恶神恶煞地对外公说:“你要每天到大部队来早请示晚汇报!”
一下子,外婆成了地主婆,还要陪斗。    被批斗后回到家里,外婆与外公商量:“这样一来,星儿(六妹)要受到牵连,周家的长孙元益,为人忠厚老实,干活勤快,还不如嫁给他。星儿好有个依靠,户口还能解决,造反派也不敢对我们怎样了。”外公表示同意。
我知道周家:解放前,他们是下洋有名的赤贫农,虽然人兴丁旺,但一亩地也没有。我外公因为家丁不旺,从小过继给周家,这是家乡的老世俗。外公的把兄弟,我叫周公公,他先连着生了六个儿子,接着,连续生了五个女儿。周公公的大儿子也生了五个男孩一个女孩……在下洋村绝对是一个大家族。元益和我同辈,也曾见过面。他个子比我稍高,显瘦,但看上去身板硬朗,很精神。小小年纪已经是海边滩涂上捕鱼捉蟹的一把好手了。
外婆写了一封信给母亲,把六妹嫁给元益的想法和原因告诉了母亲。母亲接到此信十分生气,马上给外婆回信表示反对。她认为要靠元益和六妹结婚才能在下洋报户口,是外婆编出来的“故事”,把外婆还数落了一番。大概意思是:六妹年龄还小,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还有回上海的可能。你不能为了自己利益,断送六妹的前途。并且发誓:如果六妹与元益结婚,我就不认你这个娘了!
 其实,从小外公外婆对我很好。小时候,我会经常去外婆家住上几天。特别是暑假,一般都在外婆家度过。外婆带着我去赶集,带我去自留地摘瓜……我拎着铅桶,跟着外公去钩鱼。(不是钓鱼。是把米糠作鱼饵,投到河里,等鲤鱼来吃食,吹出一串串水泡,顺着水泡,把秤钩大小的钩子慢慢的放到鱼身边。等鱼碰到连接鱼钩的绳子,就猛的一下往上抽,钩子会扎进鱼肚里,把鱼甩上岸。)这一幕幕都呈现在我的脑子里。想想外公外婆老了需要有人照顾,再想想六妹要是有机会回上海就好了,一边是怒气冲冲的母亲,一边是年迈寡助的外公外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我母亲是一个十分强势的人,一般情况下是十分讲理的。我们兄弟姐妹对母亲的吩咐,是不敢反抗的。
当时,母亲也给六妹去了一封信,叫她见到信立即回上海。但是六妹并没有回上海。事后我问她怎么一回事?她曾告诉我:“接到母亲信的时候,我身边没有回上海的钱。要是我告诉母亲实话,又怕伤了外婆的心,所以内心非常纠结,没有给母亲回信。”六妹性格善良,有点懦弱,这一定是她的心里话。
当时她刚滿十八岁,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自然没了主张。   不久,传来了一个令父母和我都十分意想不到的消息:六妹和周元益已经结婚了。当时的法定结婚年龄是男20岁、女18岁。母亲和父亲十分生气。在当天晚上,我们半夜三更醒来,还是听到隔壁他们俩个嘀嘀咕咕地说话的声音,虽然无法听清楚,心里明白,他们一定在商量六妹的事。第二天早上,看到他们俩人的眼圈都变黑了,感觉人也瘦了不少。              母亲给外婆又写了一封信,大概意思是:你为了自己利益,瞒着我们让星儿结了婚,断送了她回上海的可能,我再也不认你这个娘了,断绝一切来往。         后来,父母再也没有给外婆写过信,外婆也很长时间没有来信。那一年的十一月份,天气已经冷下来。一天早晨,还没睡醒,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还在叫我:“阿三,我来了,开开门。”我被这声音惊醒了,一听,是外婆的声音,我连外套都没穿,赶紧去开门。看到外婆瘦小的身子,一脸疲惫。心里好一阵酸楚。我知道,现在,正是宁波轮船到上海,再赶到我家的时候。赶紧把外婆接到房间里。父亲闻讯也到门口,把外婆的行李提进屋里。只是没同外婆涚一句话。
母亲安排外婆休息。一直到晚饭后,她们俩个开始在房间里“交锋”。外婆把六妹不结婚不能报户口的原因又说了一遍。母亲还是不同意这个说法,认为外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很显然,到了这种地步,母亲虽然很愤怒已经无可奈何了。她问外婆:“星儿现在住哪里?”外婆说:“住周家。”母亲说:“赶紧叫星儿住到你那里去。”因为当时外婆家各方面的条件,比周家好得多。这样的要求,外婆当然爽快地答应了。
外婆回家后,与周家商量:元益、六妹搬家的事,周家房子本来就挤,当然求之不得。随即,两人就搬了过来。这样一来,多全齐美:元益空出的房子可以给弟弟住;外公外婆年龄大了,身边也有人照顾;外公外婆可以帮六妹看看门。
说也奇怪,自从元益、六妹搬进外婆家后,造反派再也没有来找过麻烦。一场风波也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过去了。

六妹,元益和他们的儿子周全


周家上上下下非常开心:元益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上海姑娘,还是张家的外孙女。张、周二家现在是亲上加亲了。这对于盛行“门当户对”的宁波农村来说真是一段佳话。元益对六妹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二人婚后相亲相爱。不久,生了一个大胖儿子,生活称得上美滿。

不久“文革”结束了。外公子虚乌有之事得到了彻底平反。元益和六妹也有了用武之地。元益承包了池塘养鱼,又撑小船下海捕鳗鱼苗。六妹勤俭持家,帮元益做后勤。二人珠联璧合,很快成了“万元户” 。他们自己又造了房子,在奔向小康的路上踏踏实实地前进着。

真没想到的是,元益和六妹的姻缘,从一场风波开始,却有了美滿的结果。这是歪打正着?是时代变迁的结果?还是二者皆有之!

后记: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六妹进厂工作。下洋村的海边成了北仑港区,整个下洋村被征地。六妹一家搬到了北仑,住上了公房。他们的儿子长大成人,当上了北仑某港区的工会干部。一家过得和和美美,十分令人羡慕。

元益和六妹

(说明:文部分内容是由我和六妹共同回忆后写成。

作者简介

胡道轨,1946年生,1965年毕业于上海徐汇中学高中,1966年参加工作。曾带领小组获“上海市劳动模范集体”称号。1984年考入上海交大机电分校管理工程系,毕业回厂担任厂领导工作。是上海市企业管理协会会员。

 图文来源:上海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