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记忆深处的粮票

 作者: 张兰洲

  现在,粮票虽然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作为一种符号和标签已经永远定格在人们的心中。中国的票证历史可谓是一部凝重浑厚的中华民族创业史,是一部华夏子孙与贫穷、饥饿的抗争史,是囊括中国农业、商业、工业的发展史,也是中国毛泽东时代的真实写照。它贯穿了一代人的生活,成为那个时代不磨的记忆。

  小时候,我在爷爷、奶奶家的抽屉里经常可以看见些三三两两零碎的粮票。但当时不认识它,还以为是钞票呢。好奇的伸手拿了两张跑去问正在门边纺棉的奶奶。

她与爱心牵手24年 ——记公益人孙博和她的爱心团队

作者:大千  

  茫茫人海,她和他能够相识、相知、相恋,最后牵手成功,这绝非易事。在相信缘分的同时,我们不能埋没那些牵线搭桥的热心人所付出的辛劳和汗水。

  这里要讲述的是公益人士孙博以及她带领团队志愿者们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困难的故事。

人间冷暖!原中央政治局常委、纪委书记吴官正:难忘那夜的秋雨!

作者简介:吴官正,1938年8月出生,江西余干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原中央政治局常委、纪委书记。

  1950年深秋,我母亲到亲戚家赊了头小猪来养。大约过了不到十天,亲戚家的掌门人来到我家,对母亲说:“我是来看弟弟的,顺便来收你赊的猪崽钱。”

  母亲说:“现在确实没钱,等筹到钱一定给您送去。”这位掌门人没有说行还是不行。接着,她指着我家的破屋说:“我的亲戚现在住的都不错,就是你还住牛栏,这么破,这么矮,狗都跳得过去。”

  晚上,父亲知道了,大发脾气。好像猪崽也听懂了似的,不停地叫。父亲骂母亲没骨气,怨亲戚无情,也恨自己没用,坚决要把小猪送还人家,宁愿饿死,也不低三下四。

  母亲没办法,要我同她一起在小猪脖子上绑了根绳,牵着赶回亲戚家。

  已是凌晨二时许,秋风瑟瑟,细雨绵绵。

  我在前面牵着小猪,母亲在后面吆喝。快走到村西两棵大樟树旁时,想到这里曾枪毙过一个恶霸、一个反革命,那个恶霸被步枪打穿了胸脯,血肉模糊;那个反革命被手枪打碎了脑壳,脑浆迸溢。因曾亲眼目睹,感觉十分恐怖。顿时我双腿发软,走不动了,吓得哭了起来。

南方好还是北方好

作者:大千

——读张抗抗新作《南方》和《北方》有感

  最近,拜读了作家张抗抗散文新作《南方》和《北方》,受益匪浅。这两本书写的都是作者穿行于南方和北方的亲身经历,心灵轨迹,真情实感。联想到改革开放以来,商人东南西北中异地营商,特别是近些年来人们候鸟似的南北大迁移,颇有感触。

  自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穿梭于东南西北中各地营商,还有一些商人把异地他乡变成了第二故乡,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近年来,每到秋末,一些北方人,尤其是一些退休的老人,如同候鸟一般,开始纷纷飞往三亚、北海、厦门等地越冬。很多人还在那里买了房子,安了家。一些南方人也来东北滑冰赏雪,度假避暑,有的也在北方买了房子,安了家,但是,总的看南方人来北方,没有北方人去南方那么多。其中的缘由也不只是气候问题,还有一些其它如经济的、身体的、随子女养老,帮助照看孙辈的因素在里面。

  这就有个问题摆在了世人面前,究竟是南方好还是北方好呢?读了作家张抗抗的新作《南方》和《北方》,我们从中会得到一些答案。虽然,作家张抗抗的《南方》和《北方》所包含的内容不只是这方面,但是从中我们会得到许多裨益。无论是异地经商还是居住迁移,何去何从,东南西北中,都有无限的可能,适者生存。

记忆中的年画

作者:大千

  年画作为商品,生产者和经销商是为了盈利;作为年画的创作者是为了反映和倡导一种精神;作为年画的购买者——普通老百姓是为了装点生活的美。曾几何时,年画走俏和疯魔了几个年代,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美好和畅想。

  过去,每年春节,家家户户都要买年画,粘贴年画。那时候,受经济条件的限制,人们都不装修自己的屋子,把墙壁刷上白灰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若是在墙壁上粘贴几幅年画,不仅起到了美的点缀作用,而且增加了过年的喜庆气氛。

  我小的时候,每到春节来临的时候,就盼望着爸爸妈妈早点买年画回来。每当年画买回来,就不厌其烦地欣赏,嚷嚷着这张画应该粘贴在这里,那张画该粘贴在那里。等把年画粘贴到墙壁上后,便左看看,右看看,再站到远点的地方瞧瞧,还高兴地到画跟前用手摸摸,高兴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去别人家拜年,也要看看人家有什么年画,若是看见自己家没有的年画,就要驻足在那里观看良久。直到欣赏够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征稿启事

     《华商人物网》是面向海内外的大型网站,本次征稿以弘扬抗疫精神,致力于复工复产,书写企业和各行各业典型事迹,繁荣文化艺术创作为主题。

一、   征稿内容:围绕网站栏目内容创作,健康向上、事迹突出、感情真挚、脉络清晰、鼓舞斗志、读有所得;

二、   征稿体裁:以传记、通讯、特写、散文为主,小说、故事为辅;

三、   书画作品:书体不限,尺幅不限,内容健康,请自拍作品图片,不需要邮寄作品到网站;

四、   投稿方式:发送电子版稿件至《华商人物网》邮箱:hsrww5678@163.com  请注明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微信号,作者简介;

五、   稿件应为原创,文责自负,来搞恕不退回,请自留底稿;

六、   对于积极为本网站撰稿的作家,本网站将聘请为特约撰稿人。

 

         《华商人物网》编委会

         二0二0年四月二十八日

想起当年的 “喇叭裤”

作者:田秀一

  无论是在大商场,还是淘网店,个性化的时装无时无刻都在吸引着消费者的眼球。这让我们不禁想起四十年前风靡一时的“喇叭裤”。

  那时,“喇叭裤”作为新生事物令人始料未及,引起了年轻人近似狂热的追捧,也遭到了一些老人的排斥和抵制。

  最初看见“喇叭裤”,是在舶来的电影里。某一天,在人头攒动的商业街上,从“黑白蓝灰”的人群里,突然冒出几个穿着颜色鲜艳的“喇叭裤”、带着“蛤蟆镜”的年轻人,周边惊讶的眼神折射出人们内心的躁动,也是对国人的审美观的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喇叭裤”出现之前,只有服装,没有时装。这“喇叭裤”和中国人以往的传统穿衣观念不一致,立裆短、臀围小,裤腿上窄下宽,呈喇叭状,裤脚最宽有一尺,穿上后像扫帚在扫地。

  初时,大多数人虽然看不习惯“喇叭裤”,但茶余饭后却忍不住议论。在老人们看来,穿“喇叭裤”简直就是伤风败俗的小“地痞流氓”。他们每天都要给自己的晚辈们敲警钟,而年轻人却都不把长辈苦口婆心的话语往心里去。

张本河抗疫剪纸作品(二)

张本河抗疫剪纸作品(二)——“烫”
作者:张本河

让爱有个家(小说)

— 原创 —

文/香香

桃花图片:王晓航

其他图片:网络

桃红杏白缘聚千里情,莜麦淳朴爱系塞外美。――题意

正是桃花深处不觉凉,杏开半春又逢寒时节,她随父母流浪到他的村子,走过几家,讨了大约一碗多生面,三家是莜面,俩家是棒子面(玉米面),他们四个姐妹只好跟着爸爸妈妈奔向下一家,但愿下一家能给他们多一点熟食,先把四个孩子喂饱,爸爸对妈妈说。

放眼望去这个村子有个特色,就是家家户户院子前面有个小园子,里面种了一些树,还有草垛,草垛黄黄的,树不大不小,正挂满了毛毛虫,不过不是毛毛虫,是树的花花和种子。走进仔细看,有杨树、榆树、枸杞树,唯独没有桦树,为这个土米混眼的小村村添了一些情趣。

Pages

Subscribe to 华商人物网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