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为历史留点什么,写传吧!

一片难忘的红松林

 炉边闲话/文

        小兴安岭的红松是壮美的,壮美得远近闻名,壮美得让人肃然起敬,壮美得让人叹为观止!那挺拔的树干,长青的松针,似乎在告诉人们:什么是世间的伟岸,什么是生命的永恒。

        在我的记忆深处,有一片红松林让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因为它包含了我的歉疚和沉重,寄予了我的哀婉和期待。

说说“吊死鬼”

大千/文
        看上去这是个很恐怖的题目,其实不然,但是,要真的让“吊死鬼”给逮住了,后果还真的难以预测。
        最早知道吊死鬼是听我父亲说的,那时,跟随父亲去山上捡拾烧柴,父亲边走边说:山上有吊死鬼呀,注意别让吊死鬼给砸着。由于当时心里害怕,也没敢问问父亲吊死鬼在哪。

受骗记

小千/文

        古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前天去省城办事,因路滑没带车去,回来只好坐大巴,虽然如此,心里也没感觉出怎么别扭。本来自己也是一介贫民,以前出门也坐过大巴,此次权当找回感觉了。

放牛的乐趣

李彦林/文
        小的时候是唱着《王二小放牛》儿歌长大的,没曾想,长大后我成了李二小放牛。但王二小是抗日的少年英雄,而我却是个普通的青年,与之相比,自是惭愧。
        那是刚下乡当知青的时候,我在林场的一个农业点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队上的三大两小五个黄牛,成了老队长的挠头事。因为农业点地处偏僻的小山村,去那里下乡的知青较少,总共不过二十人,寂寞的很,谁也不愿意干即孤单又寂寞,即肮脏又辛苦的放牛活。都愿意大帮哄,男女青年在一起,有说有笑,图个热闹。

打手板

大千/文
        打手板做为惩罚学生的手段,不知道发明于那朝那代,也不知道有多少先生用它施行过教育,更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挨过它的打。这种板子有一尺多长,宽度和厚度不等,有的是用竹子做的,有的是用木材做的,虽然材质不同,但其用途是相同的,这就是用来惩罚学生,我是切身地领教了它的厉害。

借诗人妙笔 书旅游华章----读郭小川《祝酒歌》想到的

炉边闲话/文
    我爱读郭小川的诗歌,因为朗朗上口,非常的有韵味。所以每每捧读起来 都不愿意放下,尤其郭小川写的林区三唱之一《祝酒歌》,我不知道读了多少回,朗诵了多少遍,但总是百读不厌,吟咏不够。一方面是因为这首诗包含深情,韵味无穷;一方面是写家乡的人和事,家乡的景和物,所以,觉得特别地亲切,特别地受用。

 

相约走进伊春

邴玉君/文

        伊春是一座神秘,梦幻,美丽,文明,温馨的北国边陲小城。是红松铸就品格,抒发绿色情怀,生态承载未来,世界独有的,盛产红松的森林城市,这个小城,有如画般的春,如歌的盛夏,如诗一样的秋,如梦幻的银冬,四季分明的轮回变幻,展示着小城的生命体征……

        当春风抚摸着八百里兴安大地,报春使者冰凌花,在雪中露出了笑脸,传递春的消息,山间小溪,悄悄的弹奏起,叮咚到古今的林间交响曲,杜鹃惹得宾朋醉,一夜东风花绽开,在红星大平台,在美溪金沙河,在中国风情小镇朗乡,在红松小镇五营,到处都有它婀娜多姿的身影……

憨厚的味道——追思战友卢志臣

李彦林/文

        憨厚,这是人们对卢志臣的普遍印象,他憨厚的令人咀嚼,令人回味,令人不舍。与他相处,不必设防,不必生疑,不必费神,给人的是轻松和愉悦。

        我和卢志臣既是同学又是战友,还是团干部同行。那年,得知志臣突然去世,很是愕然,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瞬间就没了呢?我和同学刘明澈从伊春赶到志臣家里,看到前去吊唁的人们,无不为志臣的英年早逝,感到哀痛和惋惜!

Pages

Subscribe to 华商人物网 RSS